第487页(1/2)

加入书签

  原本子柯也要蹭过来的,谁知道佑佑是个护食的,上前一把将哥哥子柯推到了一旁,就这么将他推倒在地。

  这可把阿宴也唬了一跳,谁也不曾想到佑佑这么娇软的一个小姑娘竟然有如此神(shubaoinfo)力啊。

  子柯倒在那里,愣了半天后,终于被子轩扶起来,他纳闷地望着妹妹,看来看去的,当天晚膳也没吃好。

  据说晚上人家就没睡好,一直问萧子轩:“她哪来这么大力气?咱们两个练了这么两年,竟然比不过她,岂不是白练了?”

  子轩对于这件事,倒是很淡定了:“你没发现她平时就是一副欺男霸女的样子吗?”

  子柯回忆了一番,掰着手指头数了数,皱着眉头认真地道:“她欺负过大huáng,欺负过二黑,欺负过奶妈家的小豆子,还欺负过看那园子的小厮阿浩……”

  他躺在那里,仰望着天,有些颓然:“我一直以为是别人让着她,现在才知道,她这么厉害啊。”

  那么,要我们有什么用,有什么用,有什么用呢?

  萧子柯从这一晚开始,对自己的人生产生了怀疑。

  而在同样的这一晚,等到终于将佑佑也哄睡了,阿宴去沐浴过后,总算可以陪着容王躺在那里了。

  他实在是离开了太久,浑身已经炽烫gān燥,一点就燃。

  小别之后的夫妻,在那锦账里动dàng出暗哑而炙热的激情。

  等到一切都结束的时候,阿宴娇软的身子无力地偎依在容王起伏的胸膛上,纤细的手指轻轻抚过那上面一滴火烫的汗珠。

  她爱这个男人。

  爱他白日里清冷高贵的模样,爱他暗夜里彪悍有力的占有。

  爱他前世的孤高寂寞,爱他今生的相依相随。

  她不知道在自己低头忧伤的年华里,在自己黯然逝去后的岁月里,这个男人是用怎么样的目光温柔而绝望地注视着自己。

  她也曾经怨天尤人,曾经顾影自怜,她以为这个世界是那么的晦暗,以为这个世间冷僻到没有半分可留恋。

  可是如今,她轻轻靠在他的肩窝里,绯红的脸颊磨蹭着他的长发。

  她知道,他就是这个世界,就是阳光。

  她的人生,就这么被他照亮。

  容王抬起手,熄灭了灯火。

  黑暗中,他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