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6页(1/2)

加入书签

  当下阿宴回到府中,脑中不断地浮现前一世沈从嘉险些丧命的情景,不免越发忐忑。

  或许是夫君太过俊美太过深情,而三个孩儿又是那么的让人满足,一切都太过美好,于是她越发的珍惜这日子。

  唯恐一个不小心,就打碎在那里,再也拾不起来了。

  这一夜,阿宴是辗转难眠,就一个人躺在那里,只要一闭眼,就想起往日种种,有上一世的容王,也有这一世两个人初成亲时的种种。

  她难以入眠,便gān脆起身,在侍女的陪同下,于这清冷的夜里,信步走在王府内。

  其实这碧波湖旁的小路,她真个是不陌生,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

  就这么走过那料峭的桃树旁,默(zhaishuyuancc)默(zhaishuyuancc)地望着那桃树半响后,心中一动,抬头望过去,却见静谧而深沉的夜里,那座孤零零的望天阁就立在黑暗中。

  轻轻笑了下,想着那望天阁,仿佛就是曾经那个静默(zhaishuyuancc)寡言遥不可及的容王。

  一时走她便走向了望天阁,打开了那阁楼门,踩着那积年的竹梯,走了上去。

  她命侍女取了一个杌子,就这么坐在阁楼上,在这夜色中遥望着那碧波湖水,品味着昔年容王站在这里俯视整个园子的滋味。

  其实望天阁建得太高,望天阁里太冷,也太孤清。

  无论是谁,一个人站在这里,心里总是不会好受的吧?

  阿宴闭上眸子,遥想着那个孤独的男人,恍惚中伸出手,去触碰那个梦境中男人孤冷的面容。

  如果可以,我真希望,回到前世,去慰籍你的寂寞。

  阿宴就这么呆立了许久,一时风起了,chui起她的发,她才觉得几分冷意。

  于是进了阁楼内,慢条斯理地看着这里的书籍,只见上面放着诸子百家以及各种游记,想来这都是容王昔日爱看的。

  她随手拿起一个来翻动,里面的字迹有得略显稚嫩,有的却沉稳凌厉,想来是容王在不同的年纪所做下的笔迹。

  正这么翻动着时,她看到一旁有一本书,却和别个不同,于是伸手去拿。

  谁知道她这么一碰,便见书架微动,一时之间,仿佛打开了某个机关一般。

  这里,竟然是一个暗格,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