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5页(1/2)

加入书签

  如此一番大刀阔斧之举,效果显著,陇西一带的灾荒混乱很快便控制住了。

  不过容王却依然隐隐觉得不安,总觉得一切仿佛都太顺利了。

  那个本应该出现的瘟疫,竟然是连一点端倪都没有。

  真的是因为自己的事先预防措施起到了作用吗?

  容王就在这隐约的忐忑中,回到了燕京城,却派了欧阳大夫并随性官员驻守在那里,以防万一事情有变。

  回到燕京城的当日,阿宴带着三个孩子,自然是满心期待地等着容王。

  佑佑这几日天天都要念叨一遍(fanwai)说“我的父王呢?”,她这样说话的时候,爱把那个“我的”两个子咬得非常清晰,这么说起来时,仿佛她那父王是独一无二的,属于她的。

  阿宴听着这童稚的言语,越发爱怜地抚摸着她柔软的头发,笑着道:“今日个你父王就回来了。”

  其实容王回到燕京城,先是进了宫,去向仁德帝汇报了陇西一带的情景。

  兄弟二人聊起来陇西一事,仁德帝却道:“自你走后,我命太医对历年瘟疫做了研究,据史料记载,陇西一带在四十年前也曾发生过瘟疫,死伤无数,那瘟疫据说来得悄无声息,几日内便席卷陇西。”

  容王听着,心中微沉,便问仁德帝道:“可还有记载其他?”

  仁德帝当下召来御医,那御医便将近日所得一一禀报。

  当容王听到说那瘟疫有“七日潜伏期”的时候,不由脸色微变。

  他这一路而来,心中总觉不安,如今听着这个,心中便隐约有种预感开始在发酵。

  当下他望着仁德帝,沉声道:“此瘟疫若是真是潜伏七日,如今我自从陇西而来,方才不过五日罢了,若我已染了这瘟疫,怕是会传染给燕京城众人。现在我立即带领随行诸位官员以及侍卫等人,躲在某处宅邸,两日内不能出门,以防止瘟疫可能的传染。”

  仁德帝见他神(shubaoinfo)色郑重,也点头道:“你既这般说,那就依你。”

  容王心中越发沉重:“我等进宫一来,所接触到的诸人,烦请皇兄也将其禁在一处,看管七日。”

  语音一顿,他凝视着自己的皇兄,沉声道:“皇兄也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