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3页(1/2)

加入书签

  临走之前,容王纠结了宫中太医,同时请来欧阳先生,先将历年以来各种灾荒之下,预防瘟疫的法子都研究过了,又命人拉运了大量的防止瘟疫之药糙,诸如苍术、贯众、板蓝根、大青叶等等。

  欧阳先生还研制了一个药丸,但凡吃下,总是能起到抵御之效的。

  因此次所需药糙众多,一时半刻倒是难以集齐。本来容王为此事破费了思量,谁知道这一日恰好顾松来访,原来是那表哥阿芒如今开始做药材生意,赶巧便运了一批药糙从南方过来。

  容王听到这阿芒表哥,昔日自然是不喜的,如今却是已经淡定自若了。

  阿宴都为他生了三个孩儿了,他也没什么不放心的。

  当下召来了阿芒,却见这阿芒如今身形薄弱,文雅秀气,见了容王,不疾不徐,不亢不卑地行了一个礼。

  容王淡瞥过去,问道:“听镇南候讲起,公子如今已经娶妇?”

  阿芒弯腰,一板一眼,恭敬地道:“是,犬子已经两周岁了。”

  容王听了,淡笑道:“倒是和本王府中的小郡主年纪相仿,若是有空,可来府中走动。”

  阿芒恭敬地立在那里,哪里敢说不呢,只是点头道:“是。殿下吩咐,改日自命拙荆登府拜见王妃。”

  虽说是昔日的表兄妹,都是亲戚,可是经历了昔年险些连累整个家族的震dàng后,劫后余生的阿芒深知,昔日那个娇俏的表妹,早已不是自己所能仰慕的。

  当然也更知道,虽则下一辈依然是表兄弟姐妹,可是那身份早已是天壤之别。

  容王见此,也就不再多说,只是问起药材一事来,阿芒当下自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将自己所运药糙都有哪些一一道来。

  容王听着点头,便吩咐下去,将那些药糙中凡是在欧阳先生所列药方中的,全都收归公用。至于钱财上,倒也不会委屈了阿芒,全都依照市价计算银两。

  阿芒这批药糙运到燕京,本来是要分给燕京城以及附近各大药铺的,如今一下子倒是卖出去三分之一,自然该是喜欢的。只是此时望着那高贵清冷的容王,他却也并无多少喜悦,只是跪在那里,再次郑重地谢过了容王。

  容王垂眸,目光扫过这个匍匐在地上的男人,一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