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2页(1/2)

加入书签

  子轩认真地绷着小脸:“怎么把关?”

  子柯想了想道:“总不能打不过咱们两个吧?我往日最烦那些哭哭啼啼的,到时候咱们过去大打一场,若是哪个被打哭了,就滚出咱们王府!”

  子轩想了一番后,表示赞同:“有道理。”

  于是这两个小家伙跑过去,犹如闯入了羊群的láng一般,将那些前来应征的豪门子弟打了一个落花流水。

  因容王是给女儿挑未来女婿的,那都是严格限定了年纪,不要超过七岁的,是以所来的这些少年们,一个个年纪并不大,有的学过武,有的没学过。

  但此时,别管学过没学过的,大多都被这两位从雪地里就被bi着练起来的小世子得鼻青脸肿哭爹喊娘。

  一旁的管家见了简直是想哭了,看着此番情景,垂头顿足:“这可怎么和王爷jiāo待啊!”

  子轩和子柯却是叉着腰,霸气侧漏地站在那里,不屑地望着这群权贵子弟,淡淡地道:“就这,还想娶我们佑佑?”

  这件事很快传到了容王耳中,当时管家小心翼翼地望着容王的俊美清冷的侧脸,想着不知道他要怎么好好教训两个小世子呢。

  谁都知道,容王对这位小郡主,那是疼到骨子里了,任凭她怎么骄纵,也从来不加以言辞。可是对于这两个小世子,那可是比燕京城最严厉的严父还要严苛几分呢。

  谁知道这管家正忐忑着呢,就听到容王慵懒地道:“打了就打了吧。”

  啊?

  容王半合上眸子,淡道:“子柯说得有道理啊,被两个三岁孩童打得屁滚尿流,又有什么资格当我容王的女婿。”

  于是,此事就此了结。

  至于选童养夫的事,还是继续进行着。

  你受不住,你滚人。

  留下的,都是好汉。

  *********

  容王选童养夫的事,自然传到了仁德帝耳中。这一日,仁德帝把他叫过去,先皱着眉头谈了此事。

  “你未免太过胡闹。”

  容王对此却是毫不悔改:“那又如何?”

  仁德帝顿时有些无语,拧眉望着他半响,终于道:“我瞧着佑佑性子倒是极好的,哪里像你说的那般骄纵。”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