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0页(1/2)

加入书签

  容王唇边扯起一个冷笑,抬了抬手,便见两个浑身黑色劲装的彪悍男子,面无表情地横立在那里。

  容王望着地上犹自不知死活的两个小家伙,残忍含笑道:“子轩,子柯,你们也该长大了,从此后便不是每日偎依在母妃身边的小奶娃了。父王为你们找了两个师父,以后就由师父对你们开始cao练,你们不许偷懒,定要努力长进。”

  子轩缓慢地扭过头,仰脸看向那个师父,却见师父冷着个脸,表情僵硬,一时他觉得有点怕怕的,忍不住皱起了小眉头。

  而一旁的子柯,正乱窜撒欢,忽而就跌倒在地,脸蛋朝下屁股向上地栽倒在那里,最后吃了一嘴的雪,他一边哇呀乱叫着,一边将嘴里的雪吐出来。

  呜呜,这也太冷了,还是回去找母妃吧,香香软软的。

  然而,一切仿佛都已经晚了。

  他那个满身黑衣的师父已经过来,恭敬而不客气地拎起他的后衣领:“小世子,以后就由属下来教导你了。”

  子轩从旁看着这一切,歪着脑袋,委屈而无奈地望向父王。

  可是容王却是连看都不曾看一眼,抬手,拂去身上沾染的些许雪花,淡淡地道:“不许哭,不许叫你们母妃。”

  说完这个,他是头也不回,就这么离开了。

  子轩颓然地将大脑袋埋到了雪地里,他预感到,往日快活的日子是再也不会回来了。

  子柯则是依然不服气,在黑衣师父手里大喊大叫着,挣扎着。

  可惜,一切真得只是徒劳。

  属于两个小世子悲惨而没有尽头的命运就此开始了。

  谁让他们,是萧永湛的儿子呢。

  *******

  正屋里,地上早已经烧起地暖,屋子里暖和得仿佛chun日里一般。

  阿宴一头乌黑的发丝只拿一个锦带拢起来,身上穿着鹅huáng的柔软中衣,她半坐在暖榻上,望着榻上趴在那里的小郡主,笑得温柔如水。

  榻上的小郡主正软软地趴在那里,米分雕玉琢的小模样分外可爱,逗得阿宴和一旁的侍女都忍不住笑起来。

  此时便听到脚步声,棉帘掀开,阿宴看过去,却是容王回来了。

  刚从外面回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