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3页(1/2)

加入书签

  一时用大手隔着肚皮抚摸着里面,不由挽起一个笑来:“以前子轩和子柯都敢踢我,如今这个倒是乖巧,一定是个郡主了。”

  谁知道话音刚落,里面的小家伙“砰砰砰”把肚皮踢得鼓了包,那包恰好鼓在容王手心。

  容王惊得不说话了,他默(zhaishuyuancc)了半响,有些委屈又有些失望:“我不想再要一个小世子了。”

  阿宴也觉得怪了,这平时不是很乖巧的吗,怎么如今忽然踢起她父王来了?

  容王一边有些不甘心地摸着阿宴的肚子,一边坐在阿宴身边,让她靠着自己,这样她才能更舒服些。

  两个人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

  阿宴想起抓周的事,便随口道:“今日皇上的意思,倒是很明显了呢。”

  这话大家都心知肚明,只是没人敢说出来罢了,毕竟没确定的事,谁也不敢乱说。

  容王却纳闷地道:“什么意思?”

  阿宴听着,无奈地看了容王一眼,想着若是以前,他自然是心知肚明,如今却是有些迟钝了。

  于是便只好道:“我瞧着今日个,皇上倒是有意让子轩继承大宝的,只是如今前孝贤皇后肚子里那个,到底是男是女,还不知道呢。”

  容王听着,却依然不在意的样子,眯着眼睛靠在引枕上,淡道:“咱们过咱们的日子,想这些做什么!”

  阿宴听着这话,不由抬头看过去,此时外面商铺的灯笼已经过去了,只有月光淡淡地洒进来。

  他如玉一般的脸庞沉静如水,眸子是半合上的,看不出什么神(shubaoinfo)情。

  一时阿宴有种错觉,仿佛现在的容王,就是之前的那个容王,其实他并没有傻。

  她将脸靠在他颈窝上,低声道:“怎么能不想这些呢,这关系到咱们将来的日子啊!”

  如今容王权势太盛,仁德帝又对他如此宠爱纵容,这也幸好仁德帝没有子嗣,要不然将来容王怕是都要被新皇忌惮的。

  若是仁德帝想传位给自己的儿子,那么一切都迎刃而解了。

  容王听了,却是低哼道:“你不必cao心这些,左右咱们想过什么样的日子就过什么样的日子,谁要是敢让我萧永湛过不好日子,我就让谁一辈子过不好日子!”

  这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