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1页(1/2)

加入书签

  子轩却依然一个劲地把金印往仁德帝怀里送,想来他以为,这本来就是他皇伯父的。

  仁德帝见此,便收起那金印:“这是子轩拿到的,便是子轩的,皇伯父先帮你收着好不好?”

  这话一出,众人心里仿佛都明白了什么,仿佛尘埃落定,一时有人面面相觑,有人叹息不已,也有人心中掠过失望和苦涩。

  阿宴见此,自然也明白了这其中含义,此时当着众人,也不好说什么,只是望了眼一旁的容王。

  若说以前她还曾担心自己的夫婿总有一天会登上那个位置,到时候必然三宫六院,将来一切都不可预期。

  可是如今,容王有了这个“傻”病,帝王是注定无缘了。

  如今仁德帝无出,前孝贤皇后肚子里的孩子不知道是男是女,这个时候仁德帝算是内定了子轩为储君,也算是一桩好事吧。

  而此时,就在众人各怀所思的时候,子柯这个小娃儿终于重新拾起了那把剑,握着开心地玩耍。

  仁德帝抱着子轩,对着坐在那里的子柯招手道:“子柯,把剑jiāo给你父王去。”

  子柯听到这话,望望一旁的容王,咯咯笑着,站起身来,拎着剑过去了荣王那边。

  容王将儿子抱起,点了点儿子的额头,淡淡地道:“等以后子柯大些,父王教你和子轩练剑可好?”

  子柯自然是什么都没说,只是一径地攥着那把剑。

  抓周之后,宴席开始,众人还处在那金印一事的震惊之中,此时却见有太监急匆匆过来,悄悄地回禀了仁德帝什么。

  仁德帝听了,点头,吩咐了几句,那太监就去了。

  待到宴席结束,阿宴才多少听到风声,知道前孝贤皇后今日个见了红,这是要生了。

  听到这个消息,她忍不住摸了摸肚子。

  容王蹙眉不语,只是握着她的手不放。

  *******

  此时的前孝贤皇后,躺在那里,拼命地使着力气,可是剧痛让她不知道如何是好,她流着泪,无力地问一旁的宫娥:“皇上呢,皇上难道就不来看一眼?”

  宫娥和嬷嬷无言以对,又不敢告诉她仁德帝正在举办容王府两个小世子的抓周宴,只好安抚说皇上正在处理政事。

  前孝贤皇后被剧痛折磨得大喊大叫,一会儿喊着我不行了,一会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