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9页(1/2)

加入书签

  容王漆黑的眸子亮如星子,定定地凝视着她,低声道:“那你一辈子不许离开我。”

  阿宴纤细柔软的手揉了下他的后脑,笑着点头:“嗯,一辈子不会离开。”

  容王看了一会儿她,忽然想起什么,眸子里闪过凌厉的寒意,他用低冷的语调轻轻地道:“谁敢抢走你,我就杀了他。”

  *****

  因了阿宴的劝说,容王穿戴整齐,跑去宫里见他皇兄去了,他一本正经地将阿宴教给他的话又转述给了他皇兄,同时还加上一句:

  “皇兄,我不想见到那些人。”

  仁德帝望着自己的弟弟,想了想,便也点头。

  永湛如今还是和以前不太一样,这些日子他都是在王府里陪着王妃,也不曾见过人。若是万一文武百官在场,他陡然冒出什么傻气,倒是让人看了笑话。

  不过他却又道:“虽说不必大举cao办,可是到底是两个孩子的抓周礼,也不能轻忽了,到时候便请宗族中人过来,一起热闹一下吧,左右也没有什么外人。”

  容王听了,颇有些不满:“可是我不想办。”

  阿宴的意思是在自己府里抓个周就是了,进宫前阿宴都是特意叮嘱过的。皇兄的意思,却是不符合阿宴的想法的!

  仁德帝却是不容再议的样子:“就这么定了。”

  容王顿时挑着眉头,黑眸瞪着皇兄,非常不满地抗议。

  仁德帝低哼一声:“你若是有何不满,也可以,那就不办了。不过——”

  他淡淡地扫了容王一眼:“你把我的锦鲤还给我。”

  只这一句,容王顿时低下了头。

  仁德帝却又道:“我的锦鲤呢?”

  容王低着头,很久后,才理直气壮地道:“没了,已经吃了。”

  仁德帝无语地摇头:“朕实在不明白,你现在脑子里都装得什么!”

  锦鲤,那是吉祥之物,是吃的吗?能吃吗?好吃吗?

  一旁的大太监忍不住想笑,上前道:“殿下,依老奴来看,您还是回去吧,到时候您和王妃带着两位小世子进宫来,再邀饿了宗室中相熟的一起聚聚,想来王妃也是喜欢的。”

  容王想想也是,于是借坡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