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8页(1/2)

加入书签

  如今听着阿宴这般说话,倒是有道理的。

  这边阿宴回到府中,便有些闷闷不乐。

  想着这容王果然是一块香饽饽,不知道被多少人觊觎呢。

  谁知这里正烦闷着,那边容王一双黑眸望着她,将那俊脸凑过来仔细地打量:“怎么了,还在生我的气?”

  阿宴无奈地叹息:“你说你今日惹的事吧,若不是你打了人,我也不至于去平溪公主那里。”

  便不会听到别人要给自己夫君塞女人这种话!

  容王听了,不免有些歉疚,不过他很快又想起什么似的:“怎么,姑母说你了?”

  问着这话时,他眸子里泛起不悦,蹙着个眉,大有谁欺负了阿宴,他就要过去给人拼命的架势。

  阿宴顿时被吓到了,忙拉住他道:“倒是没说我。”

  容王挑眉:“那到底怎么回事?”

  阿宴无法,只好把今日的事一五一十告诉了容王。

  容王听了,冷哼一声:“以后,谁再想进本王府中当妾,你就直接告诉对方,容王已经吃了绝子药,以后都不能让女人孕育骨血。谁家要进来受活寡,那就来吧!”

  一时他还是有些不满,威胁道:“到时候我纳了妾,咱们在那里用膳,让她跪在那里给你捶腿捶背,要捶得不轻不重,捶不好就卖出去!”

  阿宴听着这话,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一时将那坏心情都统统飞走了,当下搂着容王道:“你以后少给我惹事生非吧,今日的事,也亏得是在我娘家,没让人看了去。若是这个传出去,外面还不知道怎么说你呢!”

  一边说着这个,一边轻轻抚摸着容王的发丝。

  最近这些日子养得好,他已经不若初见时那么瘦了,头发也看着有了光彩。

  容王眯着眸子,如同一只猫狗般享受着阿宴的抚摸,听到这话,低声道:“这样子,他们估计也没人敢想着跑到咱们府里来了。”

  ☆、194|196

  这一日,因是子轩和子柯两个小家伙满一周岁了,要举行抓周之礼。

  阿宴如今肚子已经九个月了,眼瞅着就要生了,容王又是一直时好时坏,办事总是让她提心吊胆,自然不敢让容王再做什么了。

  因这个,她便想着,这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