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6页(1/2)

加入书签

  阿宴听着,不免皱眉:“这声音倒是听着隐约有些耳熟。”

  容王却是不以为意,挑眉道:“不过是无关紧要之人,管她作甚。”

  阿宴侧耳倾听一番后,还是唤来身边丫鬟:“你去看看,前方是何人哭泣,又是为何哭泣?”

  这丫鬟听了,忙去问个端详,待到回来的时候,却是蹙着眉,小声地对阿宴道:“此人看着倒是昔日顾府的老夫人呢,她坐在那里哭骂呢!”

  阿宴听着,倒是意料之中的,便问道:“她骂什么?可有牵扯镇南候和容王府?”

  那丫鬟摇头:“她只是骂骂咧咧,可是也没敢多说什么。”

  阿宴点头,当下笑道:“她倒是也知趣,知道世事炎凉,如今她若是骂了什么,便是我镇南候府和容王府不去理会,自有那趋炎附势之徒前去收拾她。”

  她撩起帘子,隔着那稀拉拉的人群,却见一个满脸脏污,浑身破烂的婆子在那里呼天喊地的哭泣,gān枯的手指捂着一张老脸,苍白的发丝在枯瘦的手指和gān瘪的脸庞间凌乱地飘着。

  她望了一会儿,叹了口气:“纵然昔日有多少怨仇,如今她已经是走投无路,我等又何必再去记恨这些。”

  说着,便命身边的丫鬟道:“给她一些银两,让她买些吃食和衣物去吧。”

  容王从旁听着这话,微蹙眉,淡道:“你倒是好心。”

  阿宴抚摸着那偌大的肚子:“我如今能死里逃生,心性自然有所改变。如今只要你我能够长相厮守,只要你我的孩儿能够平平安安,那些前尘往事,我都可以不放在心上。”

  容王听了,抬起手,摸了摸她的手指头,却没说话。

  一时来到了顾府,外面早已经是人山人海,鞭pào之声不绝于耳,笑闹之声比比皆是。容王这一出现,众王公贵族一个个都迎了出来,很快容王便成众星之月,被围在中间。

  阿宴原本有些不放心容王的,可是作为顾松的妹婿,他若是不出面总是不好,于是也只好让他去随同众人一起去了。只是临分别前自然是千叮嘱万嘱咐的,只盼着他不要闹出什么事来。

  阿宴则在后方陪着女亲,今日所来宾客众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