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4页(1/2)

加入书签

  半响后,他终于妥协了,拉着她的手,要求道:“我要你喂我。”

  阿宴见他这个样子,倒是很像小孩子耍性子,便忙笑着点头:“好。”

  于是阿宴开始喂夫君喝药了。

  当她这么喂着的时候,他就真得极为听话地那么一口口喝着。

  待喝完药后,她细心地帮他擦擦嘴巴,一时真觉得他就像个孩子般惹人怜爱,忍不住亲亲他的额头。

  容王一连喝了几天的药,一直到有一天,他纳闷地问自己王妃:“阿宴,你怎么不喜欢喝鱼汤了啊?”

  阿宴不经意地点头:“是啊,这几日我忽而觉得那鱼汤腥味太重了,兴许是肚子里的娃儿喝腻了吧。”

  容王淡淡地“哦”了声。

  从那天后,阿宴发现夫君的病情得到了缓解,不再出现之前忧心忡忡的症状了。

  她想着,自己的药果然是有用的。

  为此,她还特意去谢过了欧阳先生,这果然是神(shubaoinfo)医呢。

  ********

  眼瞅着天气渐渐转凉了,阿宴肚子越来越大,这都是快要生了。

  这一日,因苏老夫人过来,和阿宴商议说顾松娶亲的事,当下便留在府里吃便饭。

  吃过饭后,阿宴陪着母亲到处走走,一时想起那锦鲤,便笑道:“母亲,前些日子,河西府里进贡了一些锦鲤,那都是大红金边的,寻常见不到的,送到府里几只,我看着倒是好看,母亲随我去看看吧。”

  苏老夫人听着自然欢喜:“锦鲤向来是喜庆之物,养在府里,宜家宜室的。我也听说河西府进贡的那批锦鲤了,听说那都是一条价值千金呢!外面用银子都难买到。”

  当下两个人便来到那水池旁,谁知道一看之下,里面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阿宴诧异地道:“这锦鲤去了哪里?”

  因身旁的恰好是府里的王管家,却是知道这个事的,当下擦了擦汗上前,恭敬地道:“王妃啊,您有所不知,那锦鲤,都做成汤了呢!”

  做汤?

  王管家不敢隐瞒,只好说起来:“就是前些日子您每日都要喝的那个鱼汤啊!”

  阿宴一时无言。

  她真不知道,原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