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3页(1/2)

加入书签

  一时容王告辞离开,撩起袍子矫健地跃过门槛,就这么跑去看他的锦鲤了。

  仁德帝看着他跑得飞快地去看锦鲤了,一边咳着,一边摇了摇头,想着以前的永湛,哪里会这般不稳重地跑了,看来还是不太正常的。

  一时又很是纳罕:“他进宫,就为了这几只锦鲤?”

  大太监看着刚才容王的样子,倒像是小孩子得了什么好玩具般地跑了,不由从旁笑着恭维道:“往日里殿下可都是无欲无求的,如今难得竟然对这锦鲤上了心。”

  仁德帝略一沉吟,好笑地摇头道:“他如今一心记挂着容王妃,怕是这锦鲤是容王妃喜欢的吧。”

  ****

  睿智英明的仁德帝,他猜中了开头,却没有猜对结局。

  此时的容王,得了皇兄的应允后,便迫不及待地跑到了勤政殿,开始命人捞锦鲤了!

  在他的指挥下,侍卫们把勤政殿里进贡的金锦鲤捞了个一gān二净。

  最后容王盯着一旁池子里的青鱼,问道:“那是什么鱼?”

  看着灵动鲜美的样子呢。

  一旁的太监忙回道:“这是文青鱼。”

  容王瞅了那文青鱼半响,下令道:“把这个也捞回去吧!”

  那负责监管鱼池的太监虽然不懂,不过容王的命令,谁敢不从啊,当下赶紧也跟着捞鱼。

  于是容王这次可真是满载而归。

  当晚,阿宴便喝到了如往日一般鲜美的鱼汤。

  容王从旁凝视着她,忍不住问道:“好喝吗?”

  阿宴将一勺汤羹递到容王嘴边:“你尝尝?”

  容王眸中泛起暖意,就着阿宴的手喝下鱼汤。

  可是待喝完鱼汤后,容王就皱眉了眉头。

  他已经派人去河南一带寻找这种锦鲤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那个青鱼看起来和锦鲤品尝差别太大,味道根本不一样。

  如果宫里的锦鲤也都吃完了,该怎么办呢,该怎么办呢?

  容王严肃地坐在那里,手里拿着一本书随意翻着,可是心里却在思考这个重大的问题。

  于是接下来的几日里,阿宴发现自己的夫君好像有心事。

  还挺严重的心事。

  她便有些担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