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2页(1/2)

加入书签

  阿宴微蹙了下眉,想着这厨子怎么了?

  容王从旁看到,便温声道:“那个厨子想来今日没有用心。”

  阿宴点头:“或许吧,只是你也别罚他了,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当夜无话,到了第二日,容王一早就出门,说是要进宫去了。

  阿宴正在梳妆呢,此时听到这话,很是诧异:“你不是最近不喜欢进宫吗?”

  容王淡淡地道:“此一时彼一时,今日我分外想念皇兄,想着也该叙叙兄弟之情了。”

  兄弟之情?

  阿宴听得两唇微张,想着容王什么时候竟然知道要叙叙兄弟情了。

  容王走到阿宴身旁,望着镜子里那jing致的容颜,摸了摸她的头发,淡道:“我去去就来。”

  ******

  仁德帝此时正在御书房里看着奏折,忽而听到容王过来见他,倒是微诧,一边命人进来,一边怪道:“今日个怎么想着进宫来了?”最近不是都在府里陪着他那王妃么。

  说着这话,他不由“咳”了下。

  一旁的大太监听了,一边递上茶水,一边笑着恭维道:“殿下上次进宫,依奴才来看,竟是格外的jing神(shubaoinfo)了,这眼瞅着是和以前没什么两样了。想来知道最近皇上正忙着,身体又欠安,想过来为皇上分忧解愁呢!到底是兄弟情深,殿下记挂着陛下呢!”

  仁德帝近日身子确实有些不适,受了风寒,可是听得连连摇头:“罢了,朕如今也不指望他能分忧解愁,只想着他能别傻别疯就行了。”

  一时不由想着,那王妃顾宴可不要再出什么问题了,若是再来一次,还不知道永湛又怎么样了呢!

  正说着间,容王走了进来。

  他先规规矩矩地拜见了仁德帝,仁德帝让平身后,这才坐到一旁。

  仁德帝打量着他,却见他穿着一身雨过天晴的锦袍,束着紫金冠,举止从容,神(shubaoinfo)态淡然,隐隐然有洒脱之态,倒确实是毫无前些日子的痴傻之态。

  当下不由点头,淡问道:

  “今日怎么过来宫里了?子柯和子轩可好?”

  容王回道:

  “子柯和子轩这几日还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