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1页(1/2)

加入书签

  如今养着锦鲤的那是上等碧玉做成的荷花池,这在寻常人家看来,也算是奢靡了。

  那池水清澈,碧玉翠绿,锦鲤金红,真是花红柳绿般的喜庆和灵动。

  阿宴偎依着容王,两个人看了半响,一时阿宴忽而有些饿了,便随口道:“适才说要给你做蟹huáng豆腐,这还没做呢。”

  容王摇头:“不要做了,其实我舍不得你辛苦。”

  一时之间他低着头,握着她十根手指头,却觉得那手指头没有以往那般米分嫩,知道这是在山里过了两个月,手脸都比以前粗糙了。

  阿宴笑道:“其实我也饿了呢,看看今日个有什么,我们过去用膳吧。”

  容王点头。

  一路上两个人一边走着,阿宴一边想起来,便道:“记得当初怀着子轩和子柯的时候,并不喜欢腥味,一闻到便难受。如今倒是喜欢上了炖鱼汤,只觉得那味儿鲜美。”

  容王听着,便道:“既喜欢,我便命人把宫里最擅做鱼的御厨请来,转给你做汤吃。”

  阿宴听着却摇头:“咱府里的厨子原本就做得极好了,何必这么大费周章去请宫里的厨子呢!”

  她可是知道,先皇后之所以如此不待见自己,还是因了当日两个双生子出生,实在是太过招摇,仁德帝对两个孩子又是看得珍宝一般,这看在后宫那群至今无出的妃嫔眼中,哪里能不眼红。

  如今她又怀了身子,却是想着低调一些,可不要再跑去宫里请什么厨子,传出去却是她恃宠而骄了。

  容王听她这么说,也就不提此时了,却又想起那锦鲤,问道:“你喜欢那锦鲤?”

  阿宴并不明白他为何这么问,便点头:“喜欢啊。”

  于是容王就没说话了。

  到了晚膳时分,餐桌上便出现了鲜美的鱼汤。

  阿宴品着那鱼汤,不由诧异道:“今日这鱼汤,怎么味道和往日不同。”

  容王拿着一双银箸帮阿宴夹菜,听到这话,挑眉问道:“如何不同?”

  阿宴又尝了一口鱼汤,细细品味一番,只觉得那鱼汤鲜美得再舌尖化开,绵软浓郁,不由笑道:“这汤格外鲜美浓郁,ròu质也极其软滑。”

  说着,不由问容王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