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页(1/2)

加入书签

  这在侯门公府里做事儿,原本是必须要有个依靠的。原本她依靠的是老祖宗,可是老祖宗跟前原有比她更有面子的孟嬷嬷等,况且老祖宗若是西去了,她就什么都没有了。

  如今仓皇间,竟然只能投靠三房了,还不知道三房这艘船是不是够结实,哪天会不会漏水呢。

  阿宴心中笑了下,却是对着柳嫂使了一个颜色。

  柳嫂顿时明白了,忙将张嬷嬷拉到一旁,以着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低声耳语道:

  “嬷嬷啊,依我看啊,如今咱这府里,是积年老船,还不知道将来能行出都远呢。别的我柳嫂也不懂,反倒是这个三姑娘啊,手底下是宽松得很,对丫鬟仆妇大方,我听说前些天,她一个贴身丫头,随手就这么得了一个金镯子呢。我冷眼旁观,这三姑娘做事实在是个稳妥的,性子又好。若是靠着她,将来咱也不愁。况且昨晚的事儿,若是被捅出去,你我都讨不了好的。”

  张嬷嬷心思微动,只好道:

  “过后再说吧,先过去今日这一关。”

  ***

  又不知道等了多久,这其间只见正屋里来来往往的丫鬟们,提了各色食盒,或打了洗脸水进进出出的。

  终于,就在众人都有些懈怠的时候,只听到里面传唤:

  “老祖宗让你们进来。”

  这话一出,三太太泪眸忐忑地望了眼屋里,便上前,扶起半靠在顾松怀里的阿宴,大家一起进屋去了。

  待一进屋,却见老祖宗半靠在榻上,眯着眸子,看都不曾看这一家人。

  三太太挽着袖子,含泪跪在那里,泣声道:

  “老祖宗,你可饶了阿宴吧,阿宴昨晚跪了一整夜,今早是连路都不能走了!”

  顾松见此,放下了阿宴,也跪在那里,朗声道:

  “老祖宗,你便是觉得阿宴不对,那就罚我好了,我代妹妹受过。阿宴到底是个姑娘家,若是真个有事儿,这一辈子便算是完了。”

  一旁的青桃扫了眼阿宴,见她低着头,整个小人儿都仿佛在颤抖的样子,便不曾说话,只越发用心地服侍老祖宗用茶。

  这老祖宗喝下一口茶,这才慢悠悠地抬起yin沉的眸子,望着这一家人。

  “你们年轻,不懂事,老身我原不怪你们。可是今早这么说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