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9页(1/2)

加入书签

  待来到容王和阿宴面前,壮起胆子抬头看过来,倒是眼前一亮,认出来了:“你们,你们不是当日在我这里借宿的吗?”

  只是当年那个娇美的姑娘,如今看着倒是沉稳了许多,唇边带着和善温柔的笑意,眉眼间洋溢的都是幸福。

  而昔年那位冰冷俊美的翩翩少年,明明记得当年他可是一副少年老成的模样,处事之间泱泱风范,仿佛世间万物在他心中都有沟壑一般。

  至于如今么,倒也不是说没有了昔日那般浑然天成的气势,只是不知道怎么却凭空多了几分稚嫩的味道。看他如今,亦步亦趋地跟随着那女子,倒像是怕被丢掉的小孩一般。

  老大夫心里打着嘀咕,觉得诡异无比,不过还是赶紧拜见了。

  这边阿宴请他平身了,看着他诚惶诚恐的模样,一时倒是觉得自己思虑不周。当时来的时候是夜晚时分,又只有她和容王,倒是未曾惊动旁人。

  如今呢,带着这么大一个阵势过来,倒是凭空把这村人吓到呢。

  于是阿宴谢过了这老大夫,也就只好离去了,临走之前还赏了金银给这位老大夫。

  因此时已经是午膳时分了,容王怕阿宴腹中饥饿,便命人加快车速,准备上山。

  到了山上,卧佛寺住持已经准备了上好的斋饭招待这两位贵人。

  容王亲自拿起箸子和羹汤,开始喂起了阿宴。

  这几日其实都是这样,他觉得阿宴身子虚弱,便恨不得代替阿宴吃饭;他觉得阿宴吃得不多,简直是如同对待一个不听话的小孩一般,就喂她吃。

  阿宴没办法,见他喂了,也只好张开嘴巴吃。

  这夫妻二人也都二十多岁的人了,老夫老妻的,如今当着一众侍女的面,就开始喂饭了。

  阿宴开始的时候还有些脸红,不过后来见容王专心致志地舀了羹汤来给自己吃,黑眸是如此的专注,丝毫不曾注意到周围的一切般。

  她忽而觉得一切仿佛都不重要,只要他好好的,自己守在他身边,两个人一辈子和和顺顺,那就比什么都好。

  一顿饭吃完,容王领着阿宴四处走走,又烧了香拜了佛,捐赠了一大笔香油钱,这才准备下山去。

  走出卧佛寺的时候,恰好见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