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3页(1/2)

加入书签

  走出大山后,长随带着阿宴又走了三两日,这才看到村庄,于是他们雇了一辆牛车,就这么赶往燕京城。

  阿宴这一路上,几乎是无法入睡,她是恨不得cha上翅膀飞过去的!

  经过数日的奔波,阿宴总算是看到了燕京城的大门,她激动得泪水都要流出来了,忍不住大声喊道:“永湛,我回来了!”

  声音一出,长随笑着瞥了她一眼:“你自己进城吧,我就不去了。”

  这一段时候,虽然长随一直拒绝为她向容王送信,可是这个人一直对他照料有加,不知不觉间,在从重伤到渐渐恢复过来之中,她对这个人有了类似兄长和父亲那样的依赖。

  当下听他要走,竟有几分不舍:“你要去哪里?”

  长随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温声道:“回去和萧永湛好好过日子吧,平日里记得劝他,没事多多行善积德,少造杀孽。”

  阿宴喉头间有些哽咽,点点头:“我知道的。”

  容王其实不喜欢造什么杀孽的啊,他曾说过的,只想做一个富贵闲王。

  当初他说这个的时候,自己并没有明白他的意思。

  如今却知道,其实他是对那帝王之路厌倦了,不想做了。

  他并没有什么勃勃野心,也不想南征北战留下一片血腥,其实他就是想呆在家里,陪着她和孩子们啊。

  长随笑着点头:“好,你去吧。”

  **

  告别了长随后,阿宴一手拄着拐杖,一手背着包袱,走进了燕京城的大门。

  此时恰是正午时分,chun日的太阳暖融融地照在城墙上,城门打开,人来人往,城门里面熙熙攘攘,叫骂之声不绝于耳,旌旗迎风招展,金字招牌在太阳底下闪闪发亮。

  阿宴长出了一口气,迫不及待地拄着拐杖向容王府的大门走去。

  一时眼中都有些湿润,她终于可以见到她的孩儿和永湛了。

  只是两个月不曾看到,他们现在如何了,是不是已经回爬了?

  想到孩子,阿宴的心都在隐隐抽痛,当下越发加快了脚步。

  容王府所在的东大街距离城门颇有些距离,若是以前,她必然是早已累得气喘吁吁,不过这两个月虽然是带着伤,可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