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2页(1/2)

加入书签

  外面隐约传来浓重的药味。

  阿宴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许久之后,她动了动身子,摸了摸小腹。

  小腹那里有些许的游动,那条小鱼在水中流窜。

  她此时才渐渐地意识到,自己竟然没有死。

  怀里的孩子也是在的。

  就在这个时候,屋外有人走进来,迎着阳光,乍看之下瞧不清楚,待那个人走进来了,却见这个人年纪约莫四十多岁,穿着麻衣,头发用麻绳竖着,略留了些胡子,很是落拓。

  “你终于醒了。”这个人见阿宴睁着眼睛看自己,便随和地笑了。

  这个人一说话,阿宴只觉得仿佛在那里听过。

  那人笑道:“我叫长随,以前被容王囚禁在洪城的院子里,当时你还曾路过,不记得了?”

  阿宴顿时想起来了:“是你救了我吗?我这是在哪里?”

  长随呵呵笑道:“你坠下悬崖后,并没有死,只是脑部受了撞击,一直昏迷(xinbanzhu)不醒,现在这是在我的建的竹屋里。”

  阿宴听着这个,忽而想起永湛,忙道:“我要去见永湛,他现在一定很难过,他不知道我活着,一定以为我死了吧!”

  说着,就要起身。

  可是她刚一动身,便觉得腿部疼痛难忍,不免震惊,忙动了动腿脚。

  长随见此,笑道:“你只是腿受伤了,骨头都断了,不过还好,我已经帮你接好了,如今养一段日子就行了。”

  阿宴摇头:“不行,现在永湛一定伤心欲绝,我想早点见到他。你能不能帮我?”

  说着,她祈求地看着长随:“或者你能不能派人送信给他,让他知道我在这里,他一定会来接我的!”

  长随叹了口气,摇头道:“他性情实在bào戾,原本该受些惩罚。”

  竟然威胁他要杀了灵隐寺所有的和尚?

  长随也很无奈。

  “等你好了,我就带你去见他吧。”

  不过长随当然不想说的是,据说容王受不了打击,已经变成傻子了。

  谁知道还能不能恢复呢。

  阿宴听了这话,沮丧地低下头,摸了摸肚子:“他现在不知道怎么难过呢……”

  可是她拍了拍自己的腿,腿被一个木板固定住了,根本没办法动弹的。

  皱了下眉,阿宴忍不住问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