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1页(1/2)

加入书签

  最初相遇之时,他不过是六岁的孩童,却用那般哀伤的眸子定定地望着自己。

  后来,那个俊美的少年不过十三岁,却沉默(zhaishuyuancc)如深海,他抿紧薄唇,耳根发红地守在自己身边,默(zhaishuyuancc)默(zhaishuyuancc)地包容着自己的任性和骄纵。

  他一路相随,暗暗相助,悄无声息地帮着自己解决掉各种麻烦,并在长大之后,应诺迎娶自己。

  他用显赫的权势给与自己无限的荣宠和骄纵,用无声的体贴包容着自己所有的不满,悄无声息,细雨润物一般,让自己渐渐地忘记昔日的怨恨,渐渐地沉浸在他给与的幸福中。

  阿宴不能抑制地啜泣着:“沈从嘉,我要死了,这一次他连我的尸体都找不到了……你可不可以,说一说他前世的事,我死后的……”

  沈从嘉此时已经没有力气说话了,他下坠之时,被容王劈头打了一掌,那一掌并不轻,足以要了他的命。

  他费力地侧过脸,目光溢出难以言语的温柔,就那么静静地看着阿宴。

  “阿宴,我是真得……爱你,并不比萧永湛少……”

  他挣扎了下,轻轻吐出一口血,艰难,却用越发温柔的语调道:

  “我只是生来不如他罢了,不曾站在高位,所以只能奴颜媚上,我虽读书甚多,可是骨子里却失了读书人的傲骨,当我知道他对你有意时,心中恼怒(shubaojie),恼怒(shubaojie)之际,却觉得很是无奈。我曾疑心你与他有什么勾搭,便恨你妒他,后来便是知道你和他并无瓜葛,心里却也气愤难当。”

  “我那个时候,被权势蒙了眼睛,也不知道自己心中到底要的是什么,竟想着以你换的更高青云路。”

  “现在,阿宴,我想说对不起,我不该放弃你,不该眼睁睁地看着你死去,你原谅我好吗……”

  阿宴将娇嫩的脸贴在粗糙的枝桠上,含泪的眸子静静地凝视着他,却没有说话。

  沈从嘉用尽所有的力气,抬起颤抖的手,去摘下阿宴发髻旁一个早已经歪掉的金钗。

  他惨然笑道:“你不原谅我也没有关系,我现在就下去,带着这个金钗。也许容王会派人在崖下寻找,到时候他们看到这个金钗,或许能找到蛛丝马迹吧。”

  他好看的细眸定定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