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0页(1/2)

加入书签

  他忽而就想起,小时候的永湛,也爱蹲在那里看蚂蚁,一看就是一整天。

  眼眸中忽而一热,他深吸了口气,过去,也陪着他蹲在那里。

  “永湛,你在看什么?”他尽量用平静的语气,这么问他。

  容王连头都不抬,也没回答仁德帝的问题。

  他就低着头继续看蚂蚁。

  仁德帝看向那蚂蚁,却见有一只蚂蚁爬到了自己的龙靴上。

  他打算伸手,将它拂掉。

  谁知道已经一个多月脸上都没有任何表情的容王,忽然望着那蚂蚁:“你不要伤害他!”

  仁德帝疑惑地抬头看向容王。

  容王俯首下去,捧着那个蚂蚁,小心翼翼地将蚂蚁从仁德帝靴子上取走,那神(shubaoinfo)情,仿佛那靴子会脏了他的蚂蚁。

  仁德帝仔细地观察那蚂蚁,却看不出任何特别来。

  容王终于开口,大发善心地道:“这是阿宴。”

  仁德帝一听,顿时有些发懵。

  容王见他这般傻呆,越发好心地指着另一个蚂蚁道:“这是萧永湛。”

  仁德帝这下子,呆呆地望着弟弟,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容王又指着另外两个小蚂蚁说:“这是子轩,这是子柯。”

  仁德帝低下头,去看“子轩”和“子柯”,却见果然这是两只小蚂蚁。

  容王说到这里,忽然皱起了眉头:“可是阿宴肚子里不是还有一个孩子吗?那个孩子在哪里呢?为什么没有了呢?”

  他想起这个,忽而眸子里闪现出难以形容的痛苦和脆弱:“孩子呢,她在哪里?在哪里?怎么没有了呢?”

  说着,他仿若疯了一般,满地到处找着蚂蚁。

  可是那里都是大蚂蚁,却没有小的,便是有小的,也并不比那两只“子轩”和“子柯”小。

  他绝望地摇头,喃喃地道:“不对,不对,这都不是,怎么没有呢?”

  仁德帝忽而眼中有些湿润。

  他抬手,颤抖着拍了拍他的弟弟。

  “永湛,皇兄没有办法帮你找回你的王妃,皇兄也没有办法帮你忘记这一切。可是除此之外,无论是什么,我都可以为你做。”

  “只要你高兴,你想娶谁都可以,你想要什么都可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