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8页(1/2)

加入书签

  鲜血直流,容王却丝毫没有感到任何疼痛。

  阿宴就这么从他手心滑过,跌落下去了?

  一时之间,仿佛天地扭转,乾坤倒置,他分不清什么是生,什么是死。

  望着那深黑而呼啸着的山涧,他毫不犹豫地纵身就要跃下。

  既然这个世上注定依然没有你,那我为什么要留在这里。

  这一次,再也没有人为我筑造法台了。

  再也没有重来一次的机会。

  ——————————————————

  仁德帝是在顾松之后上的山,他先是遇到了容王身边的暗探,并得知了消息,当听说容王冲上此山的时候,顿时明了。当下忙追上这个山头,可是当他上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

  顾松怒(shubaojie)吼着和曼陀公主战作一团,以手作掌,疯狂地劈向曼陀公主。

  曼陀公主浑身是血,被打得láng狈至极。

  容王茫然而绝望地望着那山涧。

  他心中一沉,意识到事情不妙,纵身跃向容王。

  容王就在这个时候,纵身跃下山崖。

  仁德帝长臂一伸,烈烈风中呼啸,他抓住容王的衣袖,将他拽回。

  容王去势甚猛,骤然被仁德帝所阻挡,两个人险些都站不稳,他也不看这是谁,劈头就是一掌。

  仁德帝见此,怒(shubaojie)极,抬起拳头,迎上容王,一边格斗,一边纵身一跃,挡住了容王跳下悬崖的去路。

  可是容王武功极为高qiáng,并不在仁德帝之下,此时又是在极度疯狂之中,如此一来,仁德帝竟然应付得极为艰难。

  于是仁德帝对那四周早已愣得不知道如何是好的侍卫沉声低吼道:“还不快来!”

  众侍卫这才反应过来!

  皇上和王爷打架了,他们要上前助阵!

  于是一行人等,齐齐上前,将容王团团围住,彻底阻挡了他跳崖的念头。

  双眸仿佛染血的容王,认出这是自己的皇兄,他厉声道:“让开!”

  仁德帝威严而傲然的眸子冷望着他:“你疯了吗?”

  容王眸中异常冷静,冷静得可怕,yin沉得瘆人。

  他平静地道:“皇兄,你保重身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