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7页(1/2)

加入书签

  他说,阿宴别怕,没事的。

  心中一动,泪水忽然一下子就涌出。

  明明她是这么的寒冷,可是身体的某处却觉得分外的温暖。

  她在风中流着泪,嘶哑地喊道:“永湛,沈从嘉疯了,你不许听他的!”

  沈从嘉紧抓着阿宴,怒(shubaojie)吼道:“不许你和他说话!你是我的女人,你怎么可以记挂着他!他怎么可以记挂着你!”

  说着,他后退一步,身子已经摇摇欲坠,可是他却声嘶力竭地对容王喊道:“萧永湛,你给我滚,滚得远远的,不要打扰我和阿宴!”

  曼陀公主充满怨恨的眸子一直盯着顾松,而顾松,望着曼陀公主的眼中逐渐有了提防。

  曼陀公主冷笑道:“你竟然骗我!”

  说着,她抽出了长剑。

  寒光四溢,这是一把好剑。

  顾松见此,钢刀已出,他犹如巨石一般立在那里,冷道:“曼陀公主,今日我不会杀你,但却会将你生擒。”

  默(zhaishuyuancc)了下,他道:“是的,你猜的不错,我确实是来骗你的。”

  他抬眸,紧皱着眉头望着峭壁之上那个摇摇欲坠危险至极的沈从嘉和自己妹妹。

  “我只想救回我的妹妹,是你,让我妹妹身处险境———”

  ——就在顾松话音刚落之时。

  沈从嘉低头抓着阿宴,容王骤然发难,暗紫色的身影在黑暗中犹如一道紫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向了沈从嘉和阿宴。

  他的速度非常迅疾。

  即使沈从嘉这个时候要抱着阿宴跳下去,他也能保证在这个时候抓住阿宴,将她救回。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曼陀公主眸子一眯,纵身扑了过去。

  顾松以为她恨极了自己,应该冲自己而来。

  如今这一招,他倒是始料未及。

  他提着钢刀攻向曼陀公主,围魏救赵,只以为她会放弃攻向容王。

  可是他看到了自己那刚猛的长刀砍到了曼陀公主的肩头,刀子刺入ròu和骨头的感觉透过刀身的震颤传来。

  曼陀公主的身影却是连停顿都不曾停顿,就那么决然地扑向了容王。

  是了,她本来就是如此绝决的一个女子,要不然当初也不会只为了揭下他的面罩,就那么受了他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