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6页(1/2)

加入书签

  他却是不信的!

  走到他今天这个地步,还能信什么呢?

  每一次,他都是惨败在这个男人手中,每一次,他的结局都是跪在那里死去吗?

  沈从嘉仰颈,哈哈大笑:“你以为我信吗?萧永湛,你的狡诈别人猜不透,我却看出来。你先让顾松过来迷(xinbanzhu)惑曼陀公主那个女人的意志,然后又跑过来对我说这种鬼话吗?如果你是真心诚意,那你先让所有人退下,你先自己刺自己一剑吧!哈哈哈……”

  沈从嘉的狂笑夹杂着风声在山谷之中回dàng,来来回回地响起,显得分外的诡异。

  黑发被狂风chui打着,扑打在容王棱角分明的脸庞上,他坚硬得犹如一把刀,就那么冰冷地望着那个狂笑的沈从嘉。

  他重生而来,却清楚地知道,这种机会弥足珍贵。

  他不可能有第二次机会的。

  所以,容王,绝对不会让阿宴再一次死去。

  他冷冷地望着狂笑的沈从嘉,抬手吩咐道:“所有人等,统统退下!”

  一时众人无声地默(zhaishuyuancc)了会儿,便一步步地往后退去。

  这其中,包括顾松。

  沈从嘉见容王竟然听了自己的,真得要人退下,原本绝望而疯狂的眸子中忽而涌现出希望。

  他紧紧抓着一旁被风chui得衣衫飘飞的阿宴,贪婪而紧张地道:“萧永湛,让他们走得远远的,不许出现!”

  容王淡淡地命道:“所有人等,远离此地十丈。”

  顾松见那沈从嘉已经没有了适才的疯狂,心中稍松,望了眼容王,待说什么,不过终究忍下,当下盯着那沈从嘉,小心翼翼地往后退去。

  谁知道此时,曼陀公主盯着容王,忽而挑眉问道:“我曾经嫁给过你,是不是?”

  容王此时哪里有心思回答她这等问题,根本是仿若没听到一般。

  一旁的顾松却觉得越发诡异,其实从阿宴和沈从嘉的对话,他就觉得诡异了,如今曼陀公主的话,更仿佛是做梦一般。

  曼陀公主握着长剑,浑身僵硬地盯着容王。

  这是一个完全不同于顾松的男人。

  这个男人俊美得犹如天上真神(shubaoinfo)一般,生来便仿佛是天之骄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