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4页(1/2)

加入书签

  可是如今,在她被萧永湛追得láng狈逃窜,在她得知自己的家国面临灭顶之灾时,这个男人站在他面前,仿佛有几分怨意地说,你抢走了我的亲妹妹。

  她心间,竟然莫名地涌起了愧疚。

  她别过脸去,咬着唇,硬声道:“我会带着你的妹妹回我北羌,若是到时候我的族人能够安然无恙,我自然会放了她的。”

  顾松听着这话,心中微动,想着容王特意放那北羌高手进来,却原来竟是这个目的?

  这算是一种威胁的较量了?

  顾松当下不动声色,看向一旁的妹子,却见阿宴挣扎着抬起头,正看向这里。

  黑暗之中,顾松可以感觉到,短短几日,阿宴已经憔悴得不成样子,脸上并没有什么血色,就那么病恹恹地伏在沈从嘉的背上。

  顾松握了握拳,低声道:“曼陀,你把我妹妹还给我,她身子娇弱,若是再这么折腾下去,她怕是就要死了。”

  曼陀公主见他如此一个铁血硬汉,此时为了妹子竟然这般低头,忽而便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滋味,酸酸的涩意,又有几分无奈。

  不过她还是摇了摇头:“不行,顾松,纵然是我曼陀有几分对不住你,可是顾宴乃是萧永湛的王妃,留着她在,我和我的族人便多了一份凭仗。我不能放开她。”

  这边阿宴已经有些按捺不住了,她苍白的手指死死地掐着沈从嘉的胳膊:“哥哥,我不想去北羌!沈从嘉他要我打掉肚子里的孩子,他想害死我!”

  顾松一听这话,顿时眉毛皱紧,盯着曼陀公主道:“她只是一个弱女子罢了,原本不像你这般坚韧,若是她真有个三长两短,我一生一世都无法安生!”

  说着,他bi近一步,又放柔了声音道:“曼陀,你放了她,一则你少了一份累赘,二则只要你放了我,我一定会保你不死,可好?”

  他会保她不死。

  那是因为,容王的命令,是生擒。

  顾松一双虎(fuguodupro)目凝视着曼陀公主,握着钢刀的手指头不自觉地动了下。

  曼陀公主听他竟用这般语调与自己说话,不觉有些动容。

  而一旁的沈从嘉,此时从旁审时度势,便觉得大事不妙。这曼陀公主便是再心怀大志,可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