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1页(1/2)

加入书签

  而在威远侯顾松之后,仁德帝沉着脸,正在骑马赶路。

  待从燕京城出外,得到更进一步详尽的消息后,他先是命人将两个小家伙接回了燕京城,派身边可信之人妥善照料,而他自己,又回转方向,前往北方而来。

  一路追随,紧赶慢赶,总算是追上了容王的步伐。

  仁德帝自然听说了容王如今的异常,也知道现在他已经派了兵马前往北羌。

  如今北羌不过是些老幼病残罢了,他派了三万兵马而去,分明是要人家灭族绝种的样子。

  这样的狠厉,实在是和往日他的行径大有不同。

  仁德帝这些年沙场征战无数,早年也不知道造下多少杀孽,可是如今年纪大些,身边无子,好不容易容王得了这两个子嗣,他宠得犹如自己的眼珠子一般。如今回忆往事,倒是觉得自己以前未免行事太过狠绝。

  纵然是沙场之上,纵然是帝位之争,可是终究是令得尸骨遍(fanwai)野,终究是手刃了自己的兄弟。

  他是不希望,自己唯一的这个弟弟,以后会因此而生出同自己一样的感慨。

  当下仁德帝看了看天色,此时天已大黑。

  这是一个没有月亮的夜晚,黑黝黝的堪雨山犹如黑暗中的一个巨魔一般,仿佛要将人吞噬。

  仁德帝默(zhaishuyuancc)了片刻,沉声下令道:“进山。”

  **********

  曼陀公主带着身边的仅剩的七名高手,就这么穿梭在黑暗中的山林间,脚底下都是碎石,有时候不小心一个脚滑,就几乎要摔倒。

  她回过头,看向身后,却见沈从嘉背着虚弱的容王妃,那容王妃半趴在沈从嘉肩头,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她身后的这七名高手,年纪大的有六七十岁的,脸上满是沧桑,年纪小的才十几岁,已经没有了稚嫩的模样,早早地成熟起来。

  那都是当地苦心栽培的能手,是要在糙原上驰骋为一家老小卖命挣得吃食的。

  其实她出来的时候,带了大约三十多人,这一路走下来,只有这七个了。

  一时心中涌现说不出的酸楚,她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对了还是错了。

  当初她被容王放回北羌的时候,尽管心中有着对顾松的一点怨愤,可是对容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