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0页(1/2)

加入书签

  他的阿宴如今至少还活着,只是被那沈从嘉禁锢罢了。

  只是这一路追来,他也知道沈从嘉等人逃跑间极为匆忙,定然不能好生照顾阿宴。

  阿宴如今怀着三个多月的孩子,她平时又娇生惯养的,哪里能受得这般颠沛流离之苦?

  萧羽飞从旁看着容王脸色,却见他冰冷深沉的眸子里堪堪掠过一点温柔,仿佛苍茫浩瀚的空中一点孤雁展翅滑过,雁去无痕,再看过去时,他依然是那个冷硬萧杀的容王。

  攻城掠地,杀伐果断,一路追来,见血无数。

  所有北羌留下断后的高手,全都倒在了容王的剑下。

  他紫色的袍角已经染上了血迹,棱角分明的轮廓透着锐利和严酷,修长的身子孤傲的犹如暗夜里的鹰。

  萧羽飞的视线落在那个锦帕上,却看到容王修长苍白的手指紧紧攥着那锦帕,一双手在轻轻颤抖。

  他低头,诚恳地劝道:“王妃吉人自有天相,不会出事的。”

  容王面无表情地望着前方,抿紧削薄的唇,淡道:“但愿如此。”

  就在这个时候,忽有前方探子骑快马来报,见了容王,矫健地跃下马来,直接单膝跪地:“回禀殿下,前方发现了北羌贼人的痕迹!”

  容王听了,细眸中顿时she出锐光,沉声道:“兵分四路,一路从前方截断他们的去路,另外两路分别从左右包抄,最后一路,跟随本王前去。”

  这一声令下,自有众亲卫低沉齐声道:“是。”

  一时容王收起锦帕,骑马疾奔而去。

  前方乃是堪雨山,此山距离大昭边境已经仅仅三百里,再这么奔行一个日夜,怕是这曼陀公主都要带领人马回去北羌了。

  而这座山,地形却极为复杂,有悬崖有山脉也有河流,深山之中豺láng出没,危险至极。

  此时已经是傍晚时分,彩霞满天,将这堪雨山映照得犹如涂了惨烈的血一般。

  容王想起自己的娇妻,想着平日她本该娇贵地躺在舒适的榻上,吃着jing心调制的汤羹,享受着富贵悠闲的日子,可是如今呢,如今却被沈从嘉带到这等穷山恶水!

  他眯眸,不由再次发誓,必要亲手抓住沈从嘉和曼陀公主。

  他会亲眼看着他们懊悔地跪在自己面前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