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9页(1/2)

加入书签

  沈从嘉见自己说了这么许多,阿宴竟然无动于衷的样子,便陡然停在那里,盯着阿宴:“你到底怎么想的?难道你就不怕吗?他上辈子是什么样的名声,你也是知道的。”

  冷漠,遥远,孤高地站在那个聚天阁上,居高临下地俯视着芸芸众生。

  他宠着所有的妃嫔,可是眼底却没有半分对她们的爱。

  他有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可是却没有留下一个子嗣。

  阿宴的手轻轻颤抖了下,抚摸着腹中的孩儿。

  脑中却浮现那一双冷漠冰冷的眼睛,那就是上一辈子的萧永湛。

  阿宴唇边泛起一抹轻笑,水润的眸子浮现出沧桑和心痛。

  几日不曾好生歇息的她,用沙哑的声音,淡淡地道:“我爱他,一直都爱他。”

  沈从嘉皱着眉头,锐利的眸子盯着阿宴。

  阿宴丝毫不曾在意,茫然望着天空,却用真切而清楚的语调说道:“如果可以,我希望从上辈子,我就开始爱他。”

  “我爱的不仅仅是现在的容王,还有那个孤独一世的帝王。”

  其实以前不是没有过疑惑,如今却是骤然明白过来了,回忆起往昔一幕幕,想起在他为自己弹起琴音时,自己做的那个梦。

  也许从那个时候开始,她其实心里就存着遗憾,遗憾上一世从来不曾抬起头来,去望一眼那个高高在上的帝王。

  从来不去留意,那个人眼底的寂寥和荒芜。

  她将脑袋疲惫地靠在石头上,语音暗哑地道:“其实这样,真好。”

  真好,他就是上一世的那个他,自己也是上一世的那个自己,其实他们心中都有莫大的遗憾,能再来一次机会,让他们去相遇相知相守,这样真是再好不过了……

  沈从嘉从旁审视着阿宴的脸色,心底渐渐泛起绝望,那种绝望来得如此深刻,甚至于他看着阿宴逝去的时候,甚至于他被萧永湛囚禁斩杀的时候,都没有这种绝望来得那么刻骨铭心。

  “你心里竟是如此爱他,爱到真得可以把上辈子的我忘得一gān二净吗?”

  沈从嘉有些不敢置信,说出的话都带着颤音。

  阿宴低笑:“沈从嘉,我都说过了,属于你的阿宴早已经死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