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8页(1/2)

加入书签

  她美丽的眸子中有那么一刻的动容,不过片刻之后,那丝动容就随风而去了。

  她是不应该忘记,是什么人害死了她的兄长,又是什么人让她羌国的子民过着困顿朝不保夕的日子。

  这就是仇恨,是国仇,也是家恨。

  ☆、182|918

  阿宴半靠在一块石头上,有气无力地听着沈从嘉絮叨,那语气中竟有几分哀怨,不由唇边泛起冷笑。

  沈从嘉见她对自己仿佛不屑的样子,一时想起上一世,那个笑颜如花陪在自己身边,红袖添香,用崇拜的目光跟着自己学书法的女人。

  他心里泛起凄凉,难过地道:“阿宴,你知道吗,自你去后,我心里有多难过?我后来活了多久,就后悔了多久。我不爱那些妾室,我心里只爱你。”

  阿宴木然地睁开眸子:“沈从嘉,以前我不懂,现在我却渐渐明白了,情爱原本应两厢情愿,以前我痴痴地等着你,盼着你回心转意,其实那都是痴人做梦。如今我放开了,真的是把你给放开了,你何必如此执迷(xinbanzhu)不悟呢。”

  沈从嘉听着这话,却又钝刀割ròu一般,心痛难忍:“阿宴,你说你如今不爱我,是不是因为萧永湛?如今你满心里都是萧永湛,再也没有我,是不是?”

  阿宴轻轻地抚着小腹,木然地望着远处的山,喃喃地道:“沈从嘉,那一天,我病得要死了,外面很冷,我衣衫单薄被褥僵硬,我渴了,想喝一口热茶都没有。那个时候我多么盼望着你能出现,我已经不求其他,只希望临死前能把自己一直没有勇气送出去的荷包jiāo给你。”

  她的声音嘶哑凝重:“可是你没有,你一直没有出现。”

  阿宴艰难地侧过脸,自从被劫持过来后第一次认真地看向沈从嘉:“从我死去的那一刻起,我就对你绝望了,哀莫大于心死,可是我的人都已经死了。”

  “你怎么可以希望一个死去的人,依然会爱你?”

  沈从嘉见她这般,神(shubaoinfo)情微悸,痛苦而艰难地扭过脸去:“阿宴,你就不能想想,我们曾经的美好吗?”

  阿宴垂下眸子,不再看他:“再多的美好,也跟着以前的顾宴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