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6页(1/2)

加入书签

  沈从嘉一听这话,便拽起阿宴,冷道:“快随我离开。”

  阿宴猝不及防,力气又不如他大,只好就这么被拽起,不过她想着容王若是追来,定会查到这里,当下悄悄地将怀中的一个锦帕扔下以作记号。

  ☆、181|17916015896

  容王将两个孩儿托付给惜晴照料后,满脸杀气地来到了关押长随的院子。

  长随一见他yin沉着脸,顿时摇头笑道:“殿下,此事可是和长随没有半分gān系。”

  容王眸光yin暗森凉,浑身都仿佛被yin云笼罩一般,他每往前走一步,那森寒凛冽的杀气便浓厚几分,一时就连长随,脸上的笑容也渐渐淡去。

  “你不去找她,却来这里耽误时间。”长随只好这么说道。

  容王低哼一声,yin冷的语调犹如从冰冻万年的冰窟传来:

  “你不要以为我会相信,这件事和你没有关系!长随,我不管你拥有怎么样的力量,我只告诉你,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你既生在在凡尘俗世,又踏在我大昭国土之上,那就不要以为可以超越我王法之外!若是我的王妃能够平安归来,那也就罢了,本王可以念在上一世你我的jiāo情上,就此饶恕于你。”

  光影jiāo错间,周围一片yin暗,他俊美的脸庞犹如鬼魅,削薄轻抿的唇带着嗜血的气息,一字一字地道:“如果我的王妃有个三长两短,我要你给她偿命,我要所有灵隐寺的和尚为她偿命!”

  假如重来一世,他依然两手空空,注定一无所有,那他不介意让所有的人同他一起陪葬。

  说完这个,他转身,握着长剑,踏着狠厉的步伐而去。

  此时整个洪城附近能调集的所有兵马都已经被他以金牌召来,同时州府捕快,自己带来的侍卫暗探,已经尽皆出动。

  他现在布下的是一个天罗地网,只希望网收时,他的阿宴还能安然无恙。

  而这消息,快马加鞭地传到了遥远的燕京城,仁德帝听到这个,顿时皱眉。

  半响之后,他拧眉道:“朕会亲自去一趟洪城。”

  仁德帝这话一出,一旁伺候的大太监也惊到了,忙道;“皇上,这个可万万不可。”

  仁德帝摇头:“永湛这次把动静闹得太大了,朕还真怕出什么事。”

  他这个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