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5页(1/2)

加入书签

  如果说沈从嘉被救,那么从暗探得知此事,到他赶来通禀这个消息,这么长的时间,沈从嘉若真得对付阿宴,怕是已经晚了。

  纵然他在宅院之中留了武功高qiáng的侍卫,可是那些人既然能够从顾松手中救走沈从嘉,未必便不能越过那些高手如云的侍卫来对付阿宴!

  马蹄疾翻,路边的树木和房屋在迅疾地后退,容王低俯着身子,压低着眉眼,马鞭狂甩,只盼阿宴安然无恙。

  身后众多侍卫见容王忽而翻身上马疾奔而去,当下也都上马,紧随其后。

  于是很快,一群官员留在那里,你看我我看你,不知道出了什么事。

  自从容王来了后,洪城算是翻了天,后来甚至还抓住了刺杀皇上的谋逆之人,难道如今又要变天了?

  却说容王,马不停蹄地回到了自己那宅院,甫一回去,便见院子里一如往常般安静,侍卫们jing神(shubaoinfo)抖擞地守在那里,丫鬟仆妇们各自忙碌着。

  他心里顿时一松,此时有风chui过,只觉得后背发凉。原来他适才急马奔驰,已经出了一身的冷汗。

  阔步迈到后院,来到了正房,房门外几个小丫鬟蹲在那里,正数蚂蚁玩呢,此时见容王过来,倒是吓了一跳,忙跪在那里请安。

  不过此时容王经此一惊后,满心里只想着阿宴,也不曾理会,便迈步进屋。

  谁知道这么进了屋后,见到的情景却让人窒息。

  素雪倒在那里,后脑之处汩汩流血。血已经染红了旁边的一个小袄,那小袄看着应是阿宴做的。

  容王忙低声唤道:“阿宴?”

  当下满屋看过,却是空无一人。

  这下子,他一张脸顿时沉了下来,僵硬地迈出房门,冷声问道:“你们可曾见过有人进来?”

  众丫鬟们哪里知道这个,都一个个摇头说不知。

  容王回首望了眼地上的血迹,略一沉吟,便命道:“来人!”

  这边容王迅速征集人马,开始封住城门,派人截住附近各处要塞,务必严查。

  同时还调集了附近驻扎的兵马,四散各处,搜捕逃犯沈从嘉。

  一时之间,洪城人都知道那个犯有谋逆之罪的沈从嘉逃跑了。

  容王大怒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