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4页(1/2)

加入书签

  顾松却拧眉道:“阿宴,你想太多了吧。”

  阿宴无奈:“哥哥,你就别装了,我看你心里也觉得陈姑娘这人不错的吧!”

  顾松当下不置可否。

  阿宴见此,还特意和容王提起此事:“哥哥这个人,心里到底在想什么?若说他心里喜欢陈姑娘,可却死鸭子嘴硬,若说不喜欢,如今倒是有些魂不守舍!”

  容王摇头:“便是喜欢,也不至于见一面就喜欢的吧。”

  说到底他以前心里有曼陀公主,如今要忘记那个,记挂这个,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阿宴想想也是,便点头,想着自己确实着急了。

  后来的事情,其实有点出乎意料了,在数年之后,阿宴想起那日的情景,便觉得有些后悔,想着若是自己能做了解哥哥一分,或许事情便是另一个样子了。

  ☆、180|16015896

  这几日,顾松押解着沈从嘉回京了,如今在洪城左右无事,容王便带着阿宴和两个小家伙四处走走看看,游览洪城风光。

  这一日因容王因想查当地民生,一大早便出去了,阿宴先带着两个小家伙出来溜了一圈,又回去喂他们吃了,哄着睡过去。待睡过去后,忽而便觉得肚子里那个娃儿仿佛开始动起来了,那感觉就好像极小的鱼儿调皮地在水中穿梭一般,在小腹那里带起一种温柔的颤意。

  她心里一喜,便想着说与容王听,想着他往日也曾出去,不过是傍晚时分就会回来了,如今眼看着夕阳西下,也是时候了。当下便在院子里随处走动,活动下腿脚。

  就这么闲逛着,顺着那条长满了青苔的石板路,不自觉间便来到了一处院落,却见那院落前竟守卫者十几个侍卫。阿宴跟随在容王身边久了,也约莫知道他身边侍卫分为多种,有些是普通侍卫,也有的是经过专门训练的暗探,那都是武功高qiáng的。

  如今阿宴一看之下便明白,这十几个侍卫虽然穿着普通侍卫的衣着,可是却每个都不是泛泛之辈。

  一时阿宴便有些诧异,想着这院子里关押着什么人,怎地如今重兵把守。

  一旁的素雪见了,便道:“王妃,这里倒是觉得有些yin森,你如今怀着身子,咱们还是出去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