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2页(1/2)

加入书签

  其实阿宴心里想着的是,盼着哥哥和陈姑娘能够在婚前有所了解,趁着这寒灯会旖旎的气氛,或许心里就有了对方,也省得成亲之后,两个人举案齐眉地生疏着。

  ☆、179|16015896

  这一日,便是洪城的寒灯会,阿宴是一早起来就开始准备了,两个小家伙都穿上了暖和的狐皮袍,裹得严严实实的,抱在怀里,如同两个小ròu墩一般。

  待准备妥当,容王上前,一只胳膊抱起一个,将两个小ròu墩都抱在怀里了。两个小ròu墩骤然被父王一起这么抱着,且是面对面,不由觉得新奇,他们充满神(shubaoinfo)采的清亮眸光先是打量了一番容王,接着便开始瞅向对方。

  往常总是被人分别抱着,这还是第一次在这么高的高度上面对面呢。

  容王垂眸瞥了眼怀里的两个娃,看着他们水润的眸子中逐渐浮现出的光芒,以及那慢慢攥起来的小拳头,顿时沉下脸,淡道:“不许打架。”

  阿宴见此,忙从一旁哄着道:“子轩子柯不许胡闹了,不然你们父王生气了。”

  也许是黑着脸的容王的威吓起了作用,也许是柔着声的阿宴的诱哄起安抚了这两个小娃儿,他们收起了一脸的斗气,握着拳头,将偌大的脑袋靠在容王肩膀上,偃旗息鼓了。

  容王这才满意:“极好。”

  当下一家人出了宅院,容王抱着两个娃儿弯腰上了马车,阿宴牵着他的袖子也跟着上去了。

  待马车行出,因容王府的这马车是一路从燕京城过来的,虽则看似朴实,可明眼人一瞧这马车绝非出自一般人之手,偏又比起洪城的马车要大上许多的,是以倒是引了人去观看。

  一时不免有人猜测,想着这到底是谁家的马车。

  也有猜测说是城东韩家的,马上就有人说,那韩家已经败亡了。

  一行人穿过熙熙攘攘的闹市,阿宴时不时指点着儿子看向外面,这寒灯会上真是各样彩灯云集,这边是红彤彤的灯笼连成了海,那边是五彩绚烂的彩灯,各式各样,有兔儿有狮子也有飞仙。两个小家伙仿佛那两只眼睛都不够使了,竟不知道看向哪里。

  他们看得兴奋了,便攥着小拳头挥舞,嘴里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流出晶亮的口水,身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