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1页(1/2)

加入书签

  说着,忍不住捏了捏他的手:“你便是有心事,那就说给我听,做什么一个人在那里闷想。”

  容王见她倒似一个解语花一般,唇边不免泛起一个笑来。

  “其实也没什么事,不过是不想让你多想罢了。那沈从嘉如今还活着,竟然还意欲谋害皇兄,我自然会处置了他。”

  可是阿宴如今坐在后院中,大约也听说了些消息,便随口问道:“昨日个求见的那个,叫长随的,这又是怎么回事?”

  总觉得他这几日的不对劲和这个长随有些关系的。

  容王摇头,淡道:“没有什么关系,不过是一个故人罢了,既来打秋风求个住处,我也不愿意赶他走。”

  他说得轻描淡写,可是阿宴自然明白,事情哪里有这么简单!

  能让尊贵的容王殿下都头疼的事儿,自然不是什么小事。

  不过她凝视着自己的夫君,半响后终于轻轻叹了口气:“永湛,有些事,你既然不说,那我就不问。左右无论怎么样,我都是信你的就是了。”

  容王凝视阿宴半响,反握住阿宴的手,点头道:“好,等我把处置的人都处置了,咱们一家五口好好过日子。”

  接下来的几日,容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雷霆之势排人封查了四海钱庄,捉捕了四海钱庄一众人等,严加审讯。这四海钱庄之人,固然有普通的伙计丫鬟仆妇,可是却又颇有一些会武之人,来历不凡的。

  如今容王统统将这些人制下,严刑拷打之下,终于得出供词,却原来他们本是北羌留在这里的探子。

  这下子罪名算是落实了,打开了这个缺口后,一众涉案人等纷纷写了供词画押。容王将此事结果以八百里加急文书送往了燕京城,三日之后,仁德帝下旨,所有涉案之人一律当斩。

  至于韩家,自然也被株连,没收所有家产入归国库,同时男则发配边疆,女则贬为官奴。

  至于威远侯虽在韩家宗谱之中,却因他是平溪公主之子,自然不受牵连。

  消息传出去,满城皆惊,在洪城独领风骚百年的韩家,就这么玩完了。

  平溪公主在遥远的燕京城听得这个消息,自然也是急怒(shubaojie)jiāo加,自己这个婆家便是再不济,那也是她的婆家,不曾想如今竟然牵连到这个刺杀事件中,就这么轰然倒塌。

  她穿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