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0页(1/2)

加入书签

  说着,他拿起一旁的一份文书,呈现给大家看。

  众人都伸长了脖子看过来,却见上面果然是写明了这个,且有知州大人和韩四爷的手印画押。

  韩老夫人见此,脸都白了,恨铁不成钢地看了眼自己儿子,哆嗦着挪过去,拿起拐杖劈头盖脸地打向韩四爷:“畜牲,你说,那些事真得是你所做?”

  韩四爷低着头,如木头一般任凭韩老夫人打着,连吭声都不敢。

  威远侯上前,忙扶着韩老夫人劝慰道:“祖母息怒(shubaojie),想来四叔不过是一时糊涂罢了!”

  话说到一半,忽而想起容王之前说的话,他顿时把后半截劝慰的话缩下去了。

  说白了,若是容王所说为真,那韩家甚至可能是抄家灭门之罪。

  谁知道这边韩老夫人打了一番自己儿子后,竟然噗通一声陪着跪在那里了,对着容王一边磕头,一边泪如雨下:“容王殿下,实在是老身我教子无方,才使得他犯下这等罪行,还请容王看在你和威远侯平日的情分上,看在死去的驸马情面上,也看在平溪公主的情面上,从轻发落!”

  容王挑眉,淡道:“老夫人,你可知道,这位韩齐飞为何被本王囚禁之后严刑bi供,又是否知道四海钱庄的钱财都运往了哪里,去做什么勾当?”

  这话听得老夫人一愣:“容王,你这是何意?”

  容王眸中泛冷:“韩齐飞原姓沈,名从嘉,乃是本朝叛逆,先投南蛮,为南蛮出谋划算,实为背祖离宗之辈,后南蛮战败,假死以脱身,改头换面,勾结了北羌之人,意图谋害皇上。”

  这话一出,不但老夫人听愣了,便是在场众人,都呆在那里,不敢置信地望着一旁那个神(shubaoinfo)情萧索浑身污血的囚犯。

  他们这群人,平时便是手脚不gān净,贪了一些,也是有的,如今看着这一场热闹,原本以为不过是qiáng抢民女收受贿赂结党营私罢了,万不曾想,竟然是刺杀皇上,那可是株连九族的谋逆之罪啊!

  顿时,一众人等脸色都难看起来。

  当下纷纷在心里暗自回忆,自己是否和那韩四以及知州大人有过jiāo道,以往jiāo往过密的,不免胆战心惊,平素没有jiāo往的,自然是松了一口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