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9页(1/2)

加入书签

  当下他也不多说,便命萧羽飞道:“将四海钱庄历年来往来的钱财流水,以及四海钱庄的暗账,都带上来。”

  说完这个,他又命一旁的侍卫:“再带人证。”

  他这边话刚说完,就见一排侍卫,分别捧着账簿前来,那有些账簿甚至都是纸页发huáng的,一看便是陈年老账。

  另外又有一排侍卫,带着一众人前来。

  那一排人中,有年老的胡子花白的,也有年轻丫鬟,更有普通小厮仆妇。

  这个时候,有那和四海钱庄有些来往的人便惊道:“那个不是四海钱庄去年回乡养老的账房先生吗?”

  这话一出,大家也都纷纷感觉到了什么。

  萧羽飞从旁,沉声宣道:“这一排人证中,分别是四海钱庄去年的总掌柜孙老先生,现任账房王先生,以及四海钱庄丫鬟chun梅,轿夫孙阿牛,婆子王陈家的。”

  ☆、178|174173168167910

  萧羽飞这话一出,众人越发感到了不同寻常。知州大人一句话都说不出了,脸上血色尽失,低头跪在那里,两腿都开始发颤。

  韩四盯着那群侍卫手中的账簿,拧着眉头,有些不敢相信,一时也有些侥幸,想着未必就把自己扯了进去。

  谁知道接下来,容王半合着眸子,淡道:“说吧。”

  于是这总掌柜先生先颤巍巍地开始了。原来当初这四海钱庄本属于孙家的,后来知州大人贪图这四海钱庄的偌大资产,便想从中捞得一些好处,怎奈这孙家倒是个有骨气的,只是这是祖宗留下的门面和牌号,是不能让孙家之外的人入股的,于是愣是不想让他涉足。

  这知州大人一气之下,便暗中设下许多法子来陷害孙家。

  说到这里,掌柜先生用袖子抹了抹老泪:“可怜我那少东家,因遇了这事,一蹶不振,就此病故去了。因少东家不在了,孙家各房主事的心都散了,这四海钱庄便一日不如一日。原本便是再不济,好歹也能勉qiáng经营下去,谁知道那一日来了一个韩公子,非要盘下我们钱庄。”

  这总掌柜的一席话,说得大家面面相觑,都有些惊诧。

  其实孙家的事他们也多少知道,是觉得这孙家几年之内接连出事,实在是家门不幸,谁知道这事儿竟然是他们知州大人从中捣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