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3页(1/2)

加入书签

  最后一句话,他几乎是吼出来的。

  可是迎接他的,却是萧永湛的另一个耳光。

  容王低首,冷沉的目光俯视着他:“身为一个堂堂男儿,当你竟然想将自己的发妻送给别人的时候,你就不配为男人。”

  望着这沈从嘉的眸光中透着鄙夷:“你这样龌龊的人,根本不配为男人,居然还敢痴心妄想生在我皇家?”

  沈从嘉已经被打得几乎没了气息,他láng狈地跪趴在那里,许久后,终于用微弱的声音道:“如果你不是容王……你以为……你以为阿宴会嫁给你吗?她不过是贪慕你的地位罢了……如果她知道上辈子的事,你以为她不会恨你吗……如果不是你,我们根本不会落得一个那样的下场……”

  容王眸中泛冷,鄙夷地道:“沈从嘉,我不知道你用了什么办法治好了双腿,更不知道你用什么办法换了一张面孔。不过今天,你既然落到了我萧永湛的手里,你以为你还有机会去阿宴面前说三道四吗?”

  说着这话的时候,他眸中迸she出森冷的杀意:“来人。”

  这个时候,一名侍卫无声的走进来,恭敬地跪在那里,一声不吭。

  容王淡淡地吩咐道:“给本王狠狠地打。”

  说完,他撩起袍子,拾阶离开了。

  沈从嘉红肿的脸紧紧贴着冰冷肮脏cháo湿的地面,绝望地望着那个男人洒脱而从容地离开了这个地牢。

  重来一次,他依然是那个阶下囚吗?

  沈从嘉颓败地闭上了眼睛。

  他在帮助铸造法台上,曾经千百次地祈祷,祈祷上苍能给他一个机会,祈祷大法师长随能给与他一个转折。

  为什么,他连和阿宴好生坐下来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难道说,那拥有无边法力的长随大法师,也只是敬畏帝王权势,扭转前馈,只为了萧永湛一人吗?

  沈从嘉这么想着的时候,一个面无表情的人已经狠狠地踢了他一脚。

  踢得他五脏六腑仿佛移位一般。

  而这一切,只是痛苦的开始。

  ***********

  容王在离开地牢后,满脸的yin冷。

  萧羽飞恰好有事情要来禀报,乍一看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