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9页(1/2)

加入书签

  一时威远侯听着颇觉得无奈,他这次来,其实是因为母亲平溪公主接到祖母的信函,说是最近身体不适,对他分外想念,没奈何,平溪公主只好派他过来尽孝。

  不曾想,刚一来,就摊上了这事儿!

  其实关于那个四叔,他多少也听说过,知道这四叔和自己那病故的父亲秉性完全不同,是一个不靠谱的。

  威远侯一脸为难地看着韩老夫人,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置,想着是不是该写信问问自己母亲?

  正想着的时候,谁知道那韩老夫人却是两眼一闭,就险些晕倒过去。

  “若是要我再承受一次白发人送黑发人之苦,那我宁愿现在就去死!”韩老夫人苍老的声音透着沧桑和无奈。

  威远侯到底年轻,见此情景,哪里忍心,忙扶着韩老夫人:“祖母不要急,我这就去问问容王就是了。若是他真得无辜羁押四叔,我自然会求他放了四叔。”

  韩老夫人听了这话,才稍感欣慰,却是拽着威远侯的袖子道:“可是怡凌,你和那容王本乃平辈,他又身份比你尊贵,如今未必他听了你的,我如今想着,若是真要救你四叔,还是要请你母亲出面的。”

  威远侯一想也是,便道:“祖母说得有道理,我这就修书一封,请母亲定夺。”

  且说这威远侯当下写了信函,封好后命人快马加鞭送往了燕京城,自己却是去求见容王了。

  那边容王正和顾松说起这洪城最近几日的各样变动,并叮嘱他多加注意,恰好此时威远侯过来了。

  顾松不曾多想,只朗声笑道:“他来得正好,原本说过,若是到了洪城,他要过来带我等出去见识见识的。”

  威远侯虽则也是生长在燕京城,不过因父亲籍贯在洪城,是以幼时也颇来过几次的,对这洪城倒是极为熟悉。

  容王闻言,扯唇,淡道:“他如今未必有心情带你四处见识。”

  顾松一听这话,顿时醒悟,如今关押着的韩家四爷,那是威远侯的亲叔叔啊!

  正说着话,那边威远侯被请进来了,他看上去倒还算淡定,只是拧眉问容王:“永湛,到底怎么了,我四叔又是怎么招惹了你,竟然把他关押起来?”

  顾松这一路上和威远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