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6页(1/2)

加入书签

  再者说了,此时当地州府官员一个个诚惶诚恐,正眼巴巴地想着该如何讨好自己呢。洪城的事情他们也都听说了,金银财宝名贵字画古董甚至妖娆美人,这些是统统都不敢送的。

  这些人哪,平时送习惯了,如今不能送,其实心里还是不安。

  现在,自己算是为他们提供一个巴结自己的机会,怕是多少人欣喜若狂呢。

  两个人正说着话的时候,便听到有小厮过来传话,说是二门外有人求见。

  那个人,却是韩家如今的当家老夫人,也就是平溪公主的婆母。

  ☆、172|168167910

  容王一听这个,便已经明白了这韩老夫人的来意,定然是为韩四求情的。

  阿宴想起平溪公主,便道:“要说起来,这位老夫人乃是平溪公主的婆母,你我来到这里,未曾拜会,却是有些失礼。”

  平溪公主乃是容王的亲姑母,自家姑母的婆母,这若是不上门去拜会,反而如今对方上门求见,确实失礼了。

  容王却并不以为意,淡道:“她这次来,必然是为人求情的。你也不必见她,我去看看就是了。”

  其实容王对于韩家的事也是知晓的,这位老夫人倒是一个值得尊重的,要不然当年也不至于教导出从来成为了平溪公主驸马的韩三爷,只是这韩四虽则同为一个母亲,性情却和他的兄长大不相同。

  这韩四年轻之时眠花宿柳,仗着乃是驸马的弟弟,在这洪城也是颇做了一些为非作歹的事,后来驸马病逝,这韩四总算收敛了许多。不过他纵然收敛,好歹有个做威远侯的侄子呢,是以在红城里也堪堪为一霸,地方官员多结jiāo之。

  这恐怕也是沈从嘉选择了他和知州大人共同谋事的原因吧。

  此时韩老夫人在侍女的扶持下,见过了容王,宾主落座后,先是寒喧了一番,这边韩老夫人就进入了正题。

  “容王殿下,不知道我家老四,到底是犯了哪条王法,听说如今被拘拿在你这府中?”

  容王笑道:“老夫人,此事关系重大,倒是一时不好定论。左右三日之内,本王自然会给你jiāo代就是了。”

  韩老夫人听了,自然是不悦:“虽说老身这老四平时糊涂了一些,做过荒唐事,可那是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