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5页(1/2)

加入书签

  现在这其中涉案的三个人都被他抓住一个名目关押起来了,回头就是慢慢搜集更多证据。

  而灵隐寺一事,只因阿宴在那里竟然受了惊吓,这让他极为不悦。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原因,那便是长随这一世到底有没有出现,他也是要细查的。

  当下诸事安排妥当,他又命看管之人将那沈从嘉看紧了,命人不许给他吃喝,务必将他折磨一番,随行侍卫一听,自然是遵命。

  要说起来,这侍卫原本都是出自皇宫大内,杀人不见血,折磨起人来而没有半分痕迹的手段也是颇有一些的。于是同样是被容王关押,这沈从嘉却活生生受了许多常人难以想象的苦楚。

  处置完这一切后,容王稍整了衣冠,向后院走去,途中路过一片池塘,甚至还对着池塘中的一滩水照了照,确定一身戾气全都消去,这才进了正屋去见看他的王妃。

  *************

  阿宴醒来的时候,有些恍惚。

  她做了一个梦,梦到她又回到了前世。

  前世里,她躺在那里,浑身冰冷,一动都不能动。

  这个时候,有一双温暖而gān燥的大手伸过来,抚摸着她苍白削瘦的容颜。她听到有个人用清冷沙哑的声音低声喃道:“你是不是很冷?”

  然后她被抱入了一个宽厚而温暖的怀抱中,那个人紧紧地将她搂着,颤抖的手为她整理者凌乱的头发。

  她努力地想睁开眼睛,想看看这个人是谁。

  她隐约觉得这就是容王,可是她分明记得,容王的手不会这么温暖。

  容王的手,自打入了秋,就是冰冷的,仿佛刚刚碰触过天底下最坚冷的冰一般。

  就在她费力地睁开眼睛,恍惚中要望过去时,她听到一个声音低声道:“阿宴,你在做梦。”

  阿宴就这么醒来了,她在朦胧中看到了一个男子俊朗的剪影,就坐在自己榻边,温柔地呵护着自己。

  此时外面已经要暗下来了,huáng昏时刻的夕阳洒在窗户纸上,将窗户映衬成了红色,就连屋子里都朦胧成一片昏红。

  容王拿过来一个锦帕,帮阿宴擦了擦额头细密的汗滴,清冷的声音透着难以言语的温柔:“你做噩梦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