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4页(1/2)

加入书签

  他彻底放弃了自己的发妻。

  他在醉生梦死中,故作欢乐地抱着众多妾室,享受着他的生活,一直到那一次,阿宴死了。

  阿宴是病死的,临死前,身边并没有什么人伺候,她身边还算尽心的丫鬟都早已用各种理由被打发出去了。这或许是凝贵妃gān的,也或许是自己的母亲gān的,他没关心过,也不想过问。

  他只是犹豫了很久后,才决定还是最后去看她一眼吧。

  要说起来,那时候他已经几年没看到她了。

  他看到她无力地躺在那里,浑身gān瘦,苍白的手僵硬地抓着一个荷包,那是绣给自己的荷包,不过她一直没有来得及送给自己。

  她的眼睛没有闭上,就那么侧着身子望着门口的方向,冷风透过门fèngchui过,撩起她的乱发,chui打着她的容颜。

  那一直未曾闭上的眸子里有不甘和不解。

  她可能一直在等着,等着一个解释吧。

  于是在那么一刻,沈从嘉忽然开始后悔了。

  他想起来,最初见她的那个,那个明艳得犹如骄阳一般的女子,就站在三月的chun风里对他笑着。

  他在那里呆了好久后,终于艰难地挪步,打算走向她。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天子骤然驾临沈府,带领大批侍卫包围了沈府,并且qiáng势地闯入了后宅,径自来到了阿宴的房内。

  沈从嘉正沉浸在回忆之中,却听到跪在上方的容王淡淡地道:“韩齐飞,虽说有韩家老四为你作证,可是人证嘛,总要至少两位。”

  沈从嘉听着这个,顿时开始犹豫起来,他的目光盯着那个俊美男人绣有桃花的黑袍边缘,不由揣测起来。

  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是真得信了自己,还是另有所图?

  就在沈从嘉眯眸想着的时候,忽而听到上面清冷地喝道:“此人言语闪烁,看来其中必有问题,来人——”

  语音之中,充满了威势和凛冽。

  沈从嘉顿时将脑中的谋算抛到了九霄云外,容王的这种声音,上辈子他可是听过许多次

  一般他开始用这种冷沉沉的声音下令的时候,总是要有人见血的!

  当下沈从嘉也不及思索了,忙紧声道:“回殿下的话,除了韩家的四爷,还有洪城知州大人彭庆同也是知道小的,小的和他乃是莫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