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2页(1/2)

加入书签

  两个人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甚至还提起最近的奶妈看孩子不够用心,也不知道最近怎么了。

  就这么说着,阿宴那边眼皮儿逐渐沉重起来,最后终于睡着了。

  容王见她睡着,这才坐起来,小心地为她掩好棉被后,帮她将额边碎发了到一旁,又低头凝视了她一会儿,最后终于忍不住,低头轻轻吻了下她的额头。

  此时恰好侍女进屋要询问晚间两个世子在哪里睡的事儿,刚一进来,正要说话,容王一双凌厉的眸子就she过来了。

  她顿时明白过来,不敢出声,只以手示意榻上两个小家伙。

  容王也没有说话,只摇了摇头,于是侍女便明白了,这是不要惊动王妃的意思,于是不敢停留,就要退出去。

  退出去的时候,她不经意间看到,总是冷峻清冷的容王,低首看王妃的眼神(shubaoinfo),那是仿佛千年寒冰融化后的温暖,仿佛在那无涯的荒野中等了万年才看到的一朵花开。

  一时她有些脸红,毕竟都是年轻的姑娘家,忙退出去了。

  这边容王再走出去时,已经换了一身散发着黑袍,眸间凉淡,浑身散发着凛冽。

  刚才进去的那侍女便不免诧异,想着这人怎么瞬间变了一个人般。

  容王扫过众侍女,吩咐道:“捡王妃平日爱吃的,备着温好,等她醒了便给她吃。”

  这群侍女自然都忙答应。

  容王又吩咐奶妈道:“稍后把两个世子抱出来,免得惊扰了王妃休息。”

  两个奶妈哪里不明白这个,也都连忙答应了。

  一时容王想起刚才阿宴所说的那位年长的孙奶妈最近照料世子有些不够尽心,不免多看了一眼。

  只这一眼,那奶妈顿时觉得浑身发冷的不自在。

  不过好在容王也没说什么,便撩袍跨出了正屋。

  ******

  容王离开了正院子后,便来到了后院的柴房,柴房前,萧羽飞正在那里带领侍卫守着,见容王冷着一张脸过来了,便忙上前拜了。

  容王面无表情地淡问道:“此人可有闹事?”

  萧羽飞忙答道:“不曾,他自从醒来后,一直宣称自己乃无辜百姓,并不曾犯过什么错,不知道为何却被抓来这里囚禁。”

  容王冷笑:“这倒是个嘴硬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