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9页(1/2)

加入书签

  这么一路走来,他也不曾问路,领着她跨过一个偏殿又一个偏殿的,竟然是熟门熟路的架势。

  容王刚硬的脸庞俊美清冷,一双黑眸淡淡地望着远处的山脉,听到阿宴这么问,淡道:“是,来过的。”

  阿宴怔怔望着他,忽而觉得他来到这灵隐寺后,仿佛有些和平时不一样了。

  至于哪里不一样,却又是说不上来的。

  正这么想着的时候,便见一个沙弥走过来,来到两个人面前,恭敬地问道:“敢问可是萧施主?”

  容王定定地望向那小沙弥,点头道:“是。”

  小沙弥便道:“我家师父知道萧施主来了,特请一见。”

  这小沙弥的话原本是很平常的一句话,可是阿宴却感到,握着她的那双冰冷的手,忽而用了几分力气。

  他平时是几乎没什么情绪波动的,别人都以为他总是清冷没有喜怒(shubaojie),可是相处久了,她却能隐约感知到他的喜怒(shubaojie)。

  如今,他握着自己的手略显僵硬,好看的薄唇轻轻抿着,黑眸深沉得看不见底。

  她知道,他身子有些紧绷,仿佛在紧张什么。

  这种事,是少有的。

  毕竟这天底下也没几件事能让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容王殿下紧张。

  阿宴侧首,温柔的目光凝视着容王。

  容王感觉到她的目光,竟笑了下,道:“阿宴,既如此,你随我过去,等下你就等在禅房外面吧。”

  阿宴柔顺地点头:“嗯。”

  一时小沙弥走在前面,阿宴和容王跟在后面,几个人穿过竹林,踏着一个由鹅卵石铺就的小路,来到了一处竹房前。

  容王望望那竹房,对阿宴道:“你等在这里,我去去就来。”

  阿宴眼看着容王走向那竹房,一身修长的紫色袍子将他衬托得越发尊贵不凡。

  走到竹房时,他身形顿了下,回头看了她一眼,道:“等在这里,不要乱跑。”

  他的语气,像叮嘱一个孩子,一个在集市上也许会因为调皮而找不到父母的孩子。

  阿宴笑了下,点头道:“我知道的。”

  ***

  容王进去后,那竹门便关上了,关了很久,一直没有打开。

  阿宴开始的时候还站在竹林旁,欣赏着这里秀美的景致,可是过了约莫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