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8页(1/2)

加入书签

  那女人可能终究是不舍得钱,还要再说的,谁知道那男人却道:“我就是让我的女人坐坐轿子,又怎么了,这辈子才坐几次啊!成亲的时候一次,如今怀了身子一次!等以后你老了走不动了,我再让你坐!”

  顿时,那女人仿佛原本一肚子的气都消失了,怔怔看了自己男人许久后,终于羞红了脸笑骂了一句:“你个败家的!”

  说是骂,其实看着那是无比欢喜的。

  阿宴恰好看到了这一幕,放下帘子,忽而觉得心里有种异样,忍不住透过帘子角fèng再次看向容王,忽而心里有些恍惚,想着若是他并非如今尊贵的容王,自己也不是什么容王妃,他也是会努力省下钱让自己坐轿子的吧。

  其实她最初嫁给这个男人,自己心里明白,就是贪图了他的权势,想着靠了他,自己这辈子无忧无虑,也可以靠着他来提拔自己的哥哥。可是如今,和这个男人过了这么两年,又生了两个娃儿,这么长时间的点点滴滴,都刻在心里,化作比蜜糖还要浓郁的甜蜜,就在心间dàng漾着。

  这个男人,有时候让她心疼,有时候让她倚靠,有时候也让她无可奈何。

  此时两个小家伙睡着了,她慵懒地闭上眸子,抚摸着自己那依旧(fqxs)平坦的小腹,忽而就泛起一个念头。

  或许,这就是情吧。

  因这情之一字,她如今便是跟着他吃糠咽菜荆钗布衣,都心甘情愿。

  恍惚中这么想着,她竟有些累了,于是便迷(xinbanzhu)迷(xinbanzhu)糊糊睡着了。

  等醒来的时候,那轿子已经停在寺庙门前了,容王正低着头,弯腰要将她抱起来。

  见她醒了,便温声道:“你先在这里歇一会儿再进去?”

  阿宴摇了摇头:“不必了,我也不累。”

  说着,在容王的扶持下站起来。

  此时奶妈已经分别抱了两个沉睡的娃儿,准备前去寺庙。

  于是一行人浩浩dàngdàng地进去了。

  南方的山脉比起北方来总是多了几分清灵秀气,且因为是山里,气候比外边晚了十几日,如今依旧(fqxs)有树木是绿色的,就在这翠绿映衬中,在那朦胧水气弥漫中,那宝刹犹如一个世外仙人一般,带着jing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