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4页(1/2)

加入书签

  这么快?

  容王看看这院子,淡淡地道:“我看我还是把这个院子都画进去吧。”

  一劳永逸。

  ☆、166|16316116015896

  住在洪城之后,容王陪着阿宴和孩子两日后,便开始忙碌起来了。先是召见了本地大小官员,开始查证历年税赋账簿,甚至还有历年刑事案件记载,都一一过目了。

  那些官员虽然听说了平江城事件,可是如今看这容王,想着不过是十七八岁的少年罢了,说到底年纪不大,怕是那平江城落马的官员轻忽大意了去而已,才落得那个下场,是以大小官员至此总算了松了一口气。

  谁知道接下来呢,容王却是翻着历年税赋,只看了几眼,便指出其中种种疑点,他泛疑了,就直接开始问。

  众人原本是想着打个马虎(fuguodupro)眼糊弄过去,这容王初来乍到的,他哪里懂得其中的门门道道。

  可是,容王所问所指,一桩桩,竟然是犹如亲见一般,直接道出这其中的蝇营狗苟之事。

  甚至于,连知州大人某年某月去收了一个小妾,那个小妾花费三百两huáng金的巨资,以及知同大人在自家后院梅树下埋了一万两银子的事儿,他都能一一道来。

  这下子,知州大人和知同大人的两腿都开始哆嗦,背脊开始发凉,不敢置信地望着容王。

  其他人原本还存了疑惑的,如今见这两个人脸上惊恐的神(shubaoinfo)情,顿时明白,这容王说得竟然全都是真的!

  一时简直是吓得不能自已,想着这容王到底是人是神(shubaoinfo),怎么能够dong悉所有的事?

  他们又想起自己或多或少的事儿,不免开始胆战心惊起来。

  此时众人在坐立难安中,再抬起头看向高坐在正位上的那位容王殿下,再也不觉得他年轻了,再也不觉得他仿佛过于俊美了,众人只看到一个冰冷着面孔,犹如森罗一般冷厉的人,一双黑眸,锐利淡漠,仿佛他只看你一眼,便将你所有的心事全都看透!

  容王唇边泛起一个冷笑,低首望着在场这些浑身发抖的官员,淡淡地道:“若是今日诸位愿意自述往日种种贪腐之事,本王自然会酌情减轻罪责,若是贪腐数目不多者,便可免去罪责。可是诸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