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2页(1/2)

加入书签

  无奈的是,等待这个事儿,你最开始等的时候,原不知道要等这么久,早间来了,以为等一个时辰总该来了,不知不觉等到了晌午,以为晌午过后总该来了。

  等来等去,这个时候回去又怕万一自己刚一离开这容王就来了,那之前的等待全都亏本,无可奈何只能等下去。

  虽说这洪城的冬日不若燕京城里那般寒冷,不过gān站在那里等着,也实在是难受,一天下来,大家都有些受不住了,开始忐忑不安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有信使传来消息,却是说,容王殿下早已进城了,已经安顿在一个宅邸里了!

  这消息一传来,大家有的惊有的喜,也有的无奈至极!

  当然更有人诧异,这容王走得哪条道,怎么连个人影都不见?

  就在一部分官员还在疑惑这件事的时候,有那机灵的,已经赶紧去打听了容王所住的宅邸,要过去拜见了。

  容王一行人走小道直接包抄着过去,大约晌午过后就进了洪城,并安置在一处府邸。

  下车的时候,恰好两个孩子都睡着了,看着怀里的孩子睡得那般香甜安静,阿宴舍不得叫醒,更舍不得将他jiāo到别人手中,便gān脆亲自抱着他下来了。

  陈挽凝帮忙抱着一个,这也就罢了,别看她清淡优雅的样子,可是身子骨倒是个好的。

  只是阿宴,如今可是怀着身子,又抱着这么大一个儿子,那边容王刚翻身下马,一见此情此景,顿时拧眉。

  他大步过来,就要从阿宴手中接过子柯,不悦地道:“你如今不比往日,何必这么惯着他!”

  说着,就要接过来子柯,子柯本来在阿宴怀里睡得香甜,忽而被倒手到了容王怀里,人家顿时不乐意了,在睡梦中皱着小眉头,张开嘴巴嚎了几句,顺便那有力的小肥腿儿还犹如兔子一般蹬在了他父王的胳膊上,小胖手也握成软乎乎的拳头凿向了容王的下巴。

  一旁侍卫也都是刚下马,恭敬地立在那里呢,他们看着他们清冷高贵的容王殿下就这么被一个小奶娃踢得láng狈不堪,顿时低着头,拼命地作面无表情状。

  可是唯独萧羽飞,竟然控制不住,大咧咧地在那里笑了。

  大家都听到他笑了,惜晴也听到了,惜晴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