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7页(1/2)

加入书签

  那两个女子一听,面面相觑一番,便开始眸子里带了泪珠:“王妃,我等原本浮萍,还望王妃怜惜,收留我们在身边,便是做牛做马,我们都没有不愿意的。”

  阿宴挑眉,别有意味地望着这二人,淡道:“怎么,如今本王妃放你们回家去,你们却是不愿意的?”

  此时这两个女子低着头,难免暗暗咒骂,心道若是放我们回家去,到时候去哪里找容王那等品貌上佳有权有势的男子?

  于是她们低下头,泣声说起来。

  “启禀王妃,品玉本乃孤儿,已经无家可归。”

  “启禀王妃,含香幼时父母双亡,才走入烟花之地,实在也是无家可归。”

  阿宴淡淡地“哦”了一声,一边品着这江南当地才有的特产紫雀舌香茶,一边慢条斯理地问道:“品玉,你说你是孤儿,可是本王妃怎么听说,你家中还有兄长和嫂嫂?”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上一世,这品玉可是特意让沈从嘉把那兄长嫂嫂都接过来了呢!

  那嫂嫂是个粗鲁的婆子,还曾因为一点小事跑到她的宅院里跳脚大骂呢,骂得极其难听,说她是一只不会下蛋的母ji,说她占着茅坑不拉屎。

  ☆、163|16116015896

  那嫂嫂是个粗鲁的婆子,还曾因为一点小事跑到她的宅院里跳脚大骂呢。

  想到这里,阿宴眸中泛冷,就这么居高临下地望着那品玉。

  品玉是万万没想到阿宴竟然能知道她家里的事儿,一时有些慌乱,不过到底是训练有素的,忙笑着,细声细语地道:“王妃有所不知,品玉那兄嫂为人刻薄,若是把品玉送回去,还不知道品玉会受怎么样的磋磨呢?”

  说到这里,她抬起袖子,做拭泪状,这么一拭泪,还真有泪珠子就这么啪嗒往下掉呢,哭得那叫一个伤心。

  “王妃,万万不可将品玉送走,若是回去,他们必然再次卖了品玉的!”

  若不是上一世,这个品玉得意之后的狂妄全都被她看在眼里,她或许还真以为她是伤心得不行了呢。

  可是如今呢,阿宴自然是清楚地知道,当日那沈从嘉,后来和自己一闹再闹,竟然以为是自己欺负了他那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