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5页(1/2)

加入书签

  惜晴从旁见阿宴头晕目眩的样子,忙扶住:“王妃,你没事吧?”

  阿宴打起jing神(shubaoinfo),深吸了口气:“我没事,走,我们进去看看吧。”

  一时走进那院子,却见两个腰肢纤细的美人儿,打扮得妩媚横生,正在那里逗着鸟儿。

  她们染着嫣红的指甲,指甲上画出一只梅花的形状。

  一切都是那么的眼熟,重来一世,她还是要和这两个女人遭遇?

  此时那两个女子见了阿宴,却是掩唇妩媚地笑着,轻轻地道:“哎呦,这么一个贵妇人,莫非是咱们的王妃?”

  这话一出,惜晴从旁冷道:“哪里来得没规矩的东西,见了王妃还不跪下!”

  那两个女子一时倒是被惜晴唬住了,便媚态横生地跪在那里,抿着唇儿,带着轻笑道。

  “品玉见过王妃娘娘。”

  “含香见过王妃娘娘。”

  连名字,都是一模一样的吗?

  ☆、162|16116015896

  当阿宴离开那个院子,回到自己所住的正屋时,脑中浮现起一千个一万个对策。

  诚然,以她今日容王妃之尊,以容王对自己的百依百顺,只要将这两个女人设法打发出去便是了,只要自己愿意,她们是根本没有机会再见到容王的,更不要说兴风作làng了。

  可是心里终究是存着一丝不甘和侥幸,想着萧永湛不是那沈从嘉,难道只因为那醉生梦死的病态欢爱,萧永湛也会迷(xinbanzhu)失了心性,沉迷(xinbanzhu)于其中,再也不愿意看她一眼吗?

  难道往日的点滴甜蜜,一切都可以瞬间成空吗?

  人,真得会因为那特意经过密训的媚术,就这么忘记了自己的结发妻子,就这么忘记了自己曾经的誓言吗?

  这么想着的时候,她已经踏入了屋中,却见容王面无表情地端着一碗药,刚刚喝下。

  见她进来,有片刻的怔愣,后来见她满脸恍惚,失魂落魄的样子,忙起身过去,拧眉道:“这是怎么了?倒像是丢了魂似的?”

  说着,他抬手轻轻碰了下她的额头:“原也没病。”

  阿宴感觉到他的关切和怜惜,心中一热,便这么软软地倒在了他怀里,倚靠在他胸膛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