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2页(1/2)

加入书签

  她俯首,用细白的牙齿轻轻咬了下容王的耳朵:“不许胡闹。”

  容王闭着眸子,懒洋洋地道:“遵命,王妃。”

  ********

  一行人来到了驿站,却见这里的驿站修得极为齐整,驿站前挂着红灯笼和彩旗,并立着许多侍女侍卫,而不远处,府衙里大小官员陪伴在那里,恭敬地上前,请容王殿下和王妃进驿站中歇息。

  那知府还诚惶诚恐地道:“因事出匆忙,不周之处,还请殿下和王妃恕罪。”

  容王淡扫了一眼这装饰一新的驿站后,看向这知府,他记得这个人还算是个清廉的官员,只是有些不求上进,而且喜好溜须拍马。顺着这知府往后面看过去,却见是一个通判,一个同知,那同知倒也算是一个有为官员,而那个通判……

  容王在心底冷笑一声,他搜刮的民脂民膏,怕是都能在燕京城里最繁华的地段买上一片宅子了。

  不过此时容王倒是也没说什么,左右他这次过来,就是要顺手清查贪腐的,这种事总是要慢慢来,有先有后,最后都要落入他的网中。

  这边容王挽着阿宴的手,步入这驿站,阿宴那边忙过去后院安顿下来,而容王这边则是接受了几位官员的回禀,无非是说了剿匪的种种情景,那知府上前汇报了自己的战绩,言辞间颇有些自得,小心地看向容王,实以为他会夸赞几句,谁知道容王却一脸淡漠,仿佛根本没听到一般。

  他是不知道这容王原本就是这种性子,你说再多话,他都不见得给你一个脸色的。

  也是这知府没见过世面,还以为自己不小心又惹怒(shubaojie)了这位年轻高贵的容王殿下,当下是越发诚惶诚恐地低着头,一副听候训斥的样子。

  谁知道安静了许久后,最后容王扫了他们众人一眼,竟是不喜不怒(shubaojie)地吩咐道:“都回去吧。那些土匪先关在大牢里,不着急,关几天再说吧。”

  一句话,把他们给打发了。

  这么一群人出去后,都觉得后背发凉,那是出汗了,被冷风一chui,凉得刺骨。

  众人抬手擦了擦额头的汗,那通判先说话了:“这位容王殿下,别看年轻,却不是一个好相与的啊,刚才我站在那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