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6页(1/2)

加入书签

  这边得了消息,忙送了信给燕京城顾家,也好让母亲知道,而容王自然是也给自己皇兄去了一封信。

  皇上是很快送了信,心中对于两个小家伙诸多关心,嘘寒问暖,末了又提及要容王照料好王妃,要他注意安全等等。

  其实容王对于阿宴的身体也有些担心,于是再次召来船上的船夫,问了如今行船的情景,知道再过五六日就能到洪城了。

  容王听了便道:“从明日开始,船速降缓一些,务必要平稳。”

  一时又看着外面的江水,淡问道:“若是江上结冰,倒时候怕是难以行船,依你们的经验,往年都是什么时候结冰?”

  其中有一个老船夫便道:“如今天气尚早,我们看着外面的水势和风向,想来总是要十几日才能结冰的。”

  容王满意点头:“好,那就把五六日的船程改为十日,务必求稳就是了。”

  这船夫们并不知道容王妃怀孕的事儿,不过他们却知道这一船都是贵人,当下忙点头道:“殿下放心,我们都是多年在水上多年了,行船自然是最稳当的。”

  待吩咐完船夫后,他又招来了欧阳大夫,要他越发上心阿宴的身体:“前几日她一直晕吐,就怕因此虚了身子,偏此时又怀了,总是让人担心。”

  欧阳大夫早已看出来了,笑道:“殿下啊,你放心吧,这头一次怀的时候自然是风险极大。如今王妃已经是第二次了,况且上一胎生完后,身子也养得好,殿下实在不必如此忧虑。”

  听到这话,容王依然心有余悸,他前世今生经历的恶战并不少,攻城略地南征北战,什么险恶场景没见过,不过一切都不能比得上那一天阿宴生产时,他心中的担忧和恐慌。

  他付出了那么多,才换得今生的相守,若是真出一个意外,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面对。

  当下他默(zhaishuyuancc)然不语,却是想着,等生下这个后,还是不要再让阿宴再怀上了吧?

  他拧眉半响,忽然问欧阳大夫:“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让女子不会怀孕?”

  欧阳大夫听得诧异,诧异过之后,便明白了容王的心思,笑道:“有啊,古往今来,这种办法多得是。”

  譬如之前容王妃拿过来的那个药方,那个吃了后女人便不会再孕育的啊。

  容王越发拧

章节目录